忧郁柠檬日记

小虐怡情【蛋哈拆,蛋哈ooc,电影《再过四年》男主david乱入】

首先要非常感谢好基友不能吃辣君的捉虫和帮忙修改,亲爱滴么么哒~~

其次这是受“贱攻装B矫情出轨受”的三篇蛋哈文刺激下的小作,只是基本的小虐一下,以后应该会有大虐的文,敬请期待吧【泥垢

最后,拒绝谈人生


KSM圆桌会议室

空气仿佛已经凝固,透过窗户进入房间的阳光也不再温暖,屋里的两人沉默对视着,刚才的谈话冻结了时间的流动,连一根针掉落地面的声音也清晰可闻。

“Harry”Eggsy 苦涩的开口,他已不知道自己是否还在呼吸,只觉得胸口钝痛无比,“这是你第三次拒绝我。”这句话中难掩他心中的失落,Eggsy 苍绿色的眼眸忍着眼泪带出的灼热感,再次向屋里的长者陈述着。

Harry既心疼有难过,他恐怕把毕生的爱都给了面前这个青年。

作为导师,作为前辈,作为亦父亦友的存在,于情于理他都不得不拒绝青年,他们年龄相差了三十多岁。而青年的父亲也是为了自己而死,他至今都还为此耿耿于怀。

 

“Eggsy ...”Harry轻轻叹口气,英俊的面容仿佛一下子苍老很多。

“我们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他心中有个声音在呼喊着:这个青年为何非要打破当今的现状,他们现在这样住在一起,生活已经如此安稳贴心,有何不好?

Eggsy 痛苦的摇摇头,他当然明白Harry的意思。

自打他明白自己对Harry的爱,他就开始忍耐,他开始试着接受这份参加了琴酒的马丁尼,这份感情让他在年长者的面前如临深渊。

时间回到一年前,那时年轻的Mr.  Unwin并没有完全明白自己对导师的感情,他只知道自己无限崇拜和仰望着对方,对方的优雅,对方的睿智,和对方那对自己独一无二的宠溺都让Eggsy 深深着迷。Eggsy 头靠着Harry的大腿,他隐约知道这种姿势并不是正常师徒或是父子该有的行为,但他不得不承认他很享受被对方的温柔气息包围的感觉。

他的导师手里捧着一本雪莱诗集,此刻带着眼镜的他就像是一名普通的大学教授,年轻人看着对方,不知不觉扬起了嘴角,Harry当然发现年轻人的举动,但是没有对此作出任何举动。只有他自己知道,此刻他的嘴角也带上了同样的笑意。理所当然,这宁静的一刻并不只是Eggsy 沉迷其中。年轻人开始请求这位年长的导师为自己读一段诗,Harry一如既往的被磨得没了脾气,只得答应了他。

我们瞻前顾后,为非是之物心神憔悴;

我们最诚挚的笑声也充塞了某种痛苦;

我们最甜美的歌讲述那最悲伤的心思。

 

可如果我们能够蔑视痛恨,和骄傲,和惧怕;

如果我们是生来不落一滴眼泪的事物,

我不知道我们怎能接近你的欢乐……

 

Eggsy 听着对方徐徐的朗读,沉醉在那不知对谁说的诗词中,他看着Harry那单薄的唇张张合合,悦耳的嗓音中,他起身吻了上去。

当朗读声乍然而止的那一刻,年轻人惊慌的退开了,他一时间无法组织语言来向Harry表达些什么。而永远处事不惊的导师只是严肃了面孔,留下了Eggsy 熟悉无比的“no,Eggsy 。”而后独自离开了。

从那天之后,他们绝口不提那件事,继续这种暧昧不清但又止于暧昧的关系。Eggsy 暗自开始策划第二次告白,他咨询了好友Roxy,在这位同期的女骑士的帮助下,他在一个法国餐厅约到了不错的位置。

 

优美的小提琴声,一个不会受到太多人干扰的僻静位置,Eggsy 穿着Harry为他定制的那套暗蓝色双排西装,再次对他的导师表白。然而结果是残酷的,Harry再次拒绝了他,一句“no Eggsy ”就让Eggsy 从满怀期待信心满满直接跌入了地狱。

Harry陈述了他拒绝的原因:两人年龄的差距,身份的尴尬。而年长者希望Eggsy 不要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他们的关系不会被这个不成功不应发生的告白所影响。他们还是同居的师徒,他们可以枕着对方的腿,听着对方的工作报告或者名著上的经典桥段,他们可以肩靠着肩一起看《窈窕淑女》,他们还可以是背靠背把弱点完全交给对方的最佳搭档,唯独他们不可以是生活中的伴侣,可以在炮火中交换亲吻的情人或是爱人。

 

然后他们又回到了原点,Harry继续享受着这种不会让他感受到丝毫罪恶感的生活。他拥有他的男孩,他的学徒,直到今天,他的年轻人选择了再次对他表白。

Eggsy 这次告白已经用上了他最后的勇气,对于他来讲,如果这份感情不被对方所接受,那他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是Harry没有丝毫犹豫就拒绝了他的请求,这让他觉得无法面对。往日的时光,那些生活着的亲密举动现在对他来讲无疑是一种讽刺,嘲弄着他的自作多情和不知好歹。

 

Eggsy 默默注视着一脸失望的导师,在对方眼里,自己恐怕是个不停要糖吃、不知满足感恩的孩子吧。

“Harry,”冻结的时间再次开始了流动,凝固到冰点的空气也开始消散,阳光照在Eggsy 成熟英俊的脸上,让Harry有一瞬间的晃神,让他露出了又或是我们称之为后悔的表情。

“如果这是你的选择,我尊重你。”

 

那一刻Harry还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

日子总是会一天天的过去,Eggsy 还是住在Harry的屋子里,这让本来担心的Harry松了口气,但Eggsy 却不在与他亲近了。Harry本以为这是青年只是在闹闹孩子心性,但不久之后的事情发展就让他知道自己大错特错了。

那是三个月后,Harry跟两个年轻骑士一起饮着难得清闲的下午茶,最近Eggsy 的心情好了起来,带动着Harry的心情也好了。他微笑的看着两个年轻人说说笑笑,讲着任务中的趣事,偶尔也报以大笑。

 

这美好的一刻被Eggsy 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年轻人看了下来电,向他们做了个抱歉的表情,走到远处接起了电话。

Harry以自认不经意的目光注视着远处打电话的学徒,看着他开心的说着什么,继而放声大笑,随即他挂了电话,快步跑了回来。

“Sorry,”Eggsy 脸上仍挂着笑,“我有事点去办一下,失陪。”Roxy跟Eggsy 挤眉弄眼了一阵,然后看着跑走的Eggsy 也咯咯的笑了起来,就这样被排挤在外的Arthur保持涵养的微笑着向年轻的女骑士发问了:“请问你知道是什么事吗?Lanclot.”

 

Roxy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她有些不自然的看了看对面的年长绅士,她一直都知道好友和Arthur之间所发生的事儿,此时此刻,她竟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身为金士曼的首领,Arthur怎么看不出对方的意思,“恕我失礼,这涉及你们的隐私,本是我不该多问。”

Roxy看着对方那无所谓的完美模样,想起好友前一阵子的伤心痛苦,突然一股义愤涌上胸口。“其实也没什么不好说的,”

Roxy拿出许久不用的贵族做派,姿态优雅的端起了桌子上泡好的大吉岭喝了一口,“是Eggsy 最近新交的男朋友,那个男人追求Eggsy 有一段时间了。”

Harry端着茶杯的手震颤了一下,一声本不该出现的瓷片碰撞声突兀响起。

“Eggsy 最近才接受了他,目前看,两人很合得来,”Roxy仿佛没有听到和看到对面的声音和神情,只是高兴的继续讲着八卦:“听Eggsy 说对方是个普通人,哈哈,用他的话说,是个很有意思的男人呢,而且还是个大路痴。看刚刚的电话的意思,估计是对方又在哪里迷路了,来找Eggsy 救他呢。”

Harry放下茶杯,努力维持着绅士的仪态,听Roxy刻意的描述着Eggsy 和他的男友之间的趣事,内心五味参杂。

 

随后的发展就像是一场苍白而无望的梦,Eggsy搬了出去,Harry看着依然对自己谦逊有礼但已不再亲昵的Eggsy ,内心是惶恐不安的,他几次想抓住点什么,想对Eggsy 说些什么,但他始终不曾张口提起。

他开始安慰自己,自己放弃Eggsy 是对的,是正确的选择。你看,年轻人很快就找到了新的年轻伴侣,跟自己这个年纪的人能有什么快乐,但他的心情始终难以平复。

 

而致命一击来的很快,Eggsy 说带男友请好友们吃饭,好友名单里就有Roxy,Merlin,和Harry。

Harry穿上自己最喜欢的三件套西装,喷上许久不用的古龙水,和他的同事们坐在餐座前等着迟迟未到的两人。

“我打赌是那个人又迷路了?”Roxy看着急匆匆赶来的好友和他男友,偷偷的跟merlin说,他们的军需官只是挑了下眉,没说什么。

“不好意思,我们迟到了,David在停车场迷路了。”说着Eggsy冲Roxy挤了下眼,Merlin心里默念:眼抽筋。

Harry的眼睛定定的落在Eggsy身后的男人身上,他想象过无数次Eggsy 新交的男友的模样:年轻,高大挺拔,英俊迷人,有着深邃的眼睛或是浓密的头发,他其实是以自己年轻的模样来勾勒对方,但当亲眼见到对方,他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对方是个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的中年男人,头发已经开始展现出灰白的颜色,既不高大也不挺拔,严格说来只有皮肤还算不错,但是这样让他笑起来很有亲和力。这位新到的人正笑容满面的跟Lanclot打着招呼,Roxy好像很喜欢对方,拉着对方的手,低声说了什么,惹的旁边的Eggsy 哈哈大笑起来。

 

Harry不知自己是怎么度过的那个下午,他僵硬的维持着恰到好处的微笑,看着David那欢喜的笑容,那略微粗俗的餐桌礼仪,那笨手笨脚的喝酒姿势,甚至还失手把酒水泼到了Eggsy  的身上,Eggsy 笑着说起他们第一次见面对方就给自己这么一个“见面礼”,第二次也是。David不好意思的笑着。

Harry突然觉得自己手中的最喜欢的威士忌竟然酸涩的让他难以入口。

 

转天,加拉哈德照常一早参加了任务分配,分配到任务的Eggsy 当着Arthur的面给David打了个电话,骗对方自己要出差一段时间,Harry顶着一晚没睡的倦容,鼓起勇气叫住要离开的Eggsy 。

“Eggsy ,我觉得那个人不适合你。”Harry开门见山的说出了想了一晚上的话,是的,那个男人配不上他呵护宠溺了那么久的青年,他的青年应该得到更好的,就像,就像自己这样优雅且优秀的绅士。

年轻人的微笑凝固在了脸上,他没有反驳,只是静静的看着明显还有很多话要说的Harry。

“Eggsy ,”Harry挂上Eggsy 熟悉的导师模样,徐徐说到:“我本不想干预你的个人生活,但作为你最亲近的人,我不得不说,他不适合你。你是我们金士曼最优秀的特工,是我的骄傲,你应该找个足以匹配你能力的人。”

“谁?”年轻人打断Harry的徐徐善诱,“你认为谁能匹配我,Harry?”

Harry无言以对,他不想承认,在他心里,没有人能配得上自己一手培养出的优秀男人。

“他的年龄都能做你的父亲了,Eggsy 。”Harry狡猾的转移了话题,摆出一副心痛的模样,Eggsy 从来不会拒绝这样的自己。

“我就喜欢这个年纪的男人,不管是因为什么佛洛依德的恋父情结还是别的,你应该一直都知道。”Eggsy 坦诚的直视着对方的双眼,这让年长者避无可避。

 

是的,我一直都知道,Harry不无苦涩的想着,Eggsy跟自己告白了三次,他怎么能不知道对方的喜好。

“恕我直言,根据我的观察,那位先生并不是个聪明的人,你怎么能保证他不会成为你的弱点,我们从事这份工作,不能找个不停给自己拖后腿的人。”

Harry慢慢变得强势起来,他绝对不想看到他的青年跟个傻乎乎的中年男人在一起。

“也许在你的眼里,他不聪明,不机灵,甚至是笨的,但他对我是真诚的,”Eggsy 动容的缓缓说着:“他喜欢上我后,他就开始追求我,就因为他‘不聪明’,他考虑的顾虑的就没有那么多,他只忠实于自己的感情,他喜欢我,想和我在一起生活,就这么简单,而我喜欢他这一份难得的真诚。”

Harry听着Eggsy 诉说着他对别人的喜爱,而对方的话外之音他也一清二楚,他不想承认,他和Eggsy 走到今天这步,是自己的责任。

“David跟我说过,他最大的愿望是当一个家庭主夫,偶尔偷懒的去做头发或者购物,然后被回到家的丈夫惩罚式的打打屁股,”Eggsy 露出一抹宠溺的微笑,“这种愿意对你来说很不可思议对吧,刚开始我也这么认为。但是,我现在,非常想做那个可以回到家后打他屁股的丈夫。”

Harry终于明白了,自己将要永远的失去的是什么,自相识以来,他对之奉献全部关注与宠溺的青年,他一手培养的优秀特工,也是他不愿承认的一直爱着的人。

“Eggsy ,如果我说,我愿意和你在一起,”Harry急切的说着,“我指我愿意和你成为情人。。。

“No Harry,”年轻人打断了他的话,同时飞快的站了起来,因为他粗鲁的动作,椅子和地面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

“我现在需要的只是你的祝福,Harry,”Eggsy 的嘴唇微微颤抖,眼眶微微发红,但他还是很坚定的说:“只要祝福,Harry,please。”

“我……祝福……你们”

当Harry用尽全力的说完这句祝福的话语后,他的学徒感激似得对他点了点头,大跨步的走出了房间。

关上房门之前,他听到Eggsy 轻轻的对他说道:“谢谢你,Arthur”

对着关闭已有很久的房门,HarryHart摘下眼镜,用手抹了抹脸,嘴里尝到了许久未曾出现过的苦涩的味道。

 

 

END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