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郁柠檬日记

中虐更怡情【蛋哈,OOC,皮蛋、出轨,慎入】

剧烈的头痛让Harry苏醒了过来,他那长时间用于特工工作的大脑开始迅速的活动。先试着动了动身体,发现自己被绑的动弹不得。又摇晃了一下头,试着让模糊的视线清晰一些。而令人感到不安的的是,他最先看到的竟然是浑身鲜血且面朝下倒在地上的Merlin。

 “不!!”Harry有些激动的挣扎起来。但是显然幕后的人很专业,用的捆绑绳子和结扣方式都足以达到了军用级别的。Harry回忆起被绑架昏迷前的最后一刻,当时他正和他的爱人Eggsy,Merlin还有Lancelot一起在自己家中小聚。当他们举起酒杯,饮尽杯中物之后,他就失去了意识。

显而易见,是有人在酒中下了足以迷昏他们所有人的药物。

 

Harry试着把情绪稳定下来,又把这间明显早已荒废多年的地下室扫视了一圈,却没有发现其他人的任何痕迹,这让他不得不产生了一种可怕的预感。

当熟悉的脚步声响起,那个熟悉的无以加复的身影出现在眼前,Harry吃惊的看着来人,陷入了迷惑不解的状态。

“嗨,Harry,想不到吧?”Eggsy露出Harry同样万分熟悉的笑容,但此刻,他的笑容中悲凉的意味让Harry脊背感到一阵阵的发冷。

 

Harry的特工大脑控制着他飞速的冷静了下来,他严肃的看着Eggsy,那个与自己同居了三年的爱人,他沉着开口:“Eggsy,为什么?”

Eggsy微现吃惊的表情,“Harry!你竟然问我这个问题,太让我失望了!”

“Lancelot呢?!她也遇害了?!”Harry紧张的问着对方。

“Oh,No,”Eggsy失望的摇着头,“我为何要杀Roxy?此刻她应该在我们的卧室里睡的正香呢,你知道我一直觉得Kingsman多少缺乏点绅士精神。你知道的,总是让女士出外勤可不好,但如果Roxy听到我说这种话,她又会认为我有性别歧视。真是不识好人心,所以我现在让她好好的补补觉。而至于为何我没有伤害Roxy,那是因为,跟你偷情的人又不是她。”

 

Harry完全呆住了,他没想到Eggsy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他一直控制着自己的欲望,和Merlin做爱也是特意选在年轻人出外勤的时候,他没有可能会知道。而且,Eggsy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年轻人一直表现的很正常,在生活中他丝毫没看出对方有什么不对劲。

 “没想到我知道了?”跟Harry一起生活了三年,再加上没确立关系前的暧昧期也有一年多,他用尽全力痴恋着的爱人,又怎么会读不懂他的表情变化?

“Harry,我一直想说,你真的老了,”Eggsy再次失望的对他说着,“作为特工,对人行为分析的本能你已经没有了吗?”

Harry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那是在两年前,Kingsman的圣诞酒会上,你记得吗?我被高文他们灌了好多好多的酒,而你以为我喝醉了,就把我安顿在了休息室。其实那时候我已经清醒了不少,但是我真的很好奇,你和Merlin神神秘秘的到底要去干什么。你瞧,那时候的我有多傻啊,从未想过你在这份感情上会背叛我。我偷偷的跟着去了,所以当你们在会议室里热火朝天做爱的时候,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

Eggsy一边慢条斯理的说着,一边向Harry走了过去,而他的爱人对此并没有什么反应。Harry Hart整个人都因为被发现这个秘密而感到羞耻,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解释,只能无力的靠在椅子上。

 

“我一开始真的很生气,愤怒到想冲进去跟Merlin打一架。但更可笑的是,我一想到如果我那样做了,也许就会永远的失去你,”Eggsy的眼眶开始慢慢的泛红,苍绿色的眼眸也开始变得湿润,“我害怕你最终会选择Merlin,而不是我。”

 

Eggsy站在Harry的面前,在他面前露出了对方熟悉的Puppy Eyes,“我一直都是自信十足,因为这一切都是你带给我的。但偏偏又是你,Harry,你让我失去了自信。我害怕你离开我,我怕你厌烦我,厌烦我不够成熟,厌烦我不够绅士,厌烦我不是含着金汤匙出身……然后把我扔回那个冰冷的世界。”

“你不会知道我是怎么回到的休息室,当我躺倒在沙发上,觉得我的世界都要崩塌了……但是我知道我还是会一如既往的爱着你。我甚至开始为你找借口:你只是寻找一下刺激,寻找一下失控的感觉,这只是你的第一次,你最终还是会回到我的身边……而我会忘记那晚的所听所见,我们还能幸福的在一起,你说对吗?”说到这里,年轻人的表情变了。

他蹲了下来用手抚上年长者的脸庞,无不留恋的触摸着他一直深爱的眉眼,然后紧紧皱起了眉头,“我从那天开始,就开始拼命的让自己完美起来,不再做任何会让你生气或者失望的事,不再让你不喜欢的东西出现在你眼前,我开始学习做你爱吃的菜肴,学会了泡你最爱喝的红茶。你喜欢骑马,所以我也开始努力学习马术。努力的想让你知道,想让所有的人知道,我是一个能令你骄傲的爱人。但你是怎么对待我的这份感情的?完全无视我的努力,依旧还是和Merlin在偷情,总是选在我出外勤的日子约在一起做爱。Harry,你知道我身在异国他乡,面对敌人的枪林弹雨,九死一生命悬一线的时候,却总是还要分心想着我的爱人此刻正和别人快乐的滚在一起,这样的的心情你能体会到吗?”

 

Harry不知道自己伤害Eggsy如此之深,他一直深爱着这个青年,他从未怀疑过这点。但他们的年龄差让他没有安全感,对方小他整整三十岁,刨去爱情的支撑,在生活的各方面都有很大的差距。而他每当有压力,烦躁不堪的时候,他都会去找Merlin排遣,他和Merlin的这种关系,其实断断续续的维持很多年。他们之间明白彼此没有爱情,只是解决生理需要,而且Merlin曾暗示过他,不应该在有Eggsy作为伴侣的时候,还再找他继续做这样的事情。

但是Merlin却也从未拒绝过他的要求。

 

“所以是你杀的Merlin。”这是一个陈述句,而非疑问句。

“是的,所以下一个就是你了,亲爱的Harry。”

 

“我从未想过伤害你,Eggsy,请相信我。”Harry心痛到难以抑制的说着,他最深爱的青年,他一直呵护着,宠爱着的青年。没想到,他却是伤害这个青年最深的人,现在躺在地上的人不该是Merlin,应该是他才对。

“现在不要再说这些了,Harry,”Eggsy用手轻轻拍了拍Harry的脖子,“你们在我面前睡了两年的觉,现在却说不想伤害我?你不觉得可笑吗?”

而后轻柔的拍击动作哑然而止,“我对他打光了弹夹,你说,我有多恨他?而我有多恨他,我就又有多恨你,不,我可能更恨你一些。因为我爱你,Harry,没有爱,哪里来的恨?”

“Eggsy,对不起…”Harry第一次在Eggsy面前真正的哭出来,这次,他是真心的痛苦不已的哭了出来。

“Harry,其实我一直都是感激你的,是你带我离开那泥沼一般的生活,是你带我进入新世界,让我有了焕然新生,你是我的神,Harry,”Eggsy掏出订制的手帕,上面还绣着Kingsman的标志,用它轻轻的替Harry擦着泪,“我很开心在Kingsman里面的生活,我有你,有Roxy,还有merlin,那时候他还是我的朋友,但你们毁了这一切……Harry,你们毁了你给我构建的圣域,让我跌进比以前生活还可怕的地狱,我总是幻想着哪天你会跟我坦白,你会说‘Eggsy,我只是一时糊涂,我最爱的是你,我现在明白了,我不会再和Merlin有任何纠缠了’我总是幻想着,幻想着…”

Eggsy收起手帕,不再理会Harry那不停的泪水和痛苦的眼神,“我真的很天真,对吧?Harry。”

“不,Eggsy,对不起,我真的最爱的是你,我和Merlin,我们没有…”

“现在再听你说这种话,我已经没有感觉了,Harry,”Eggsy打断了他的告白,“太迟了。而我已经准备好最棒的大礼送给你,你会喜欢的,而且会让你终身难忘,我保证。”

Eggsy有些兴奋的走到角落,拉开了明显早就准备好的塑料帷幕,一个大大的白色浴缸呈现在他们面前,而年轻人打开了水龙头,开始给浴缸放水。

“我在空余时间安装了管道,从隔壁借了些热水,还准备了浴缸,很棒的计划对不对?”

“我跟你说谎说我回家跟妈妈吃饭,或者是跟Roxy去喝酒,但你从来不在意不是吗?你从未问过我妈妈或者Roxy。”

Eggsy转过头淡定的看着Harry,“这是为你准备的,Harry,我觉得这个最适合我们的结束。”

 

Harry看着那马上就被注满热水的浴缸 ,他已想到自己的死法,是溺死吗?如果Eggsy想杀死自己,自己是不会反抗的,如果这能让Eggsy不再痛苦。

 

 

出乎Harry意料的是,Eggsy没有来拉自己的举动,而是对着自己整理了一下衣着和头发。

“Harry,这是你在竞选Lancelot的时候给我订做的西装,是你送给我的第一份礼物,我一直都很珍惜它,而且它跟你常穿的那套同款同色,我当时穿着它,感觉就像你在我身边一样,”Eggsy眼眶发红的温柔抚平西装上的褶皱,“我一直最爱穿它,它就像我们的情侣装。”

看着Eggsy的言谈举止,Harry突然有了种非常可怕的预感。

 

Eggsy一丝不苟的整理好了西装和头发,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部老式的折叠刮胡刀。

“这是你最爱用的那把刮胡刀,纯银的把手,锋利无比的刀锋,真是件好物件。”

“不,Eggsy,不要!”Harry已经猜到对方要做什么了,他开始疯狂的大声叫着。

空旷的地下室回荡着他已然凄厉的声音,那以往迷人的伦敦音,那以往磁性的语调,都再也听不出来了。

“你猜到了? Harry,你的观察能力总算回复过来了。”Eggsy微微挥舞了一下刀子,被保养的很完美的刀子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冰冷的寒光。

“我累了,Harry,”Eggsy疲惫的塌下了肩膀,一脸的疲倦,“我跟你们一起演了两年的戏,我一直想要个解脱,哪怕你突然跟我分手,我想,这也是证明你爱过我,但你一边紧紧的抓住我,一边又毫不犹豫的背叛我。我真的累了,Harry,所以,我们三个人,就由我,来做那个解脱彼此痛苦的人吧!”

Eggsy说完,毫不犹豫的用刀狠狠的划过自己的手腕,鲜红的血液立马喷涌而出,喷溅在地上,缓缓的流向了已经快要疯了的Harry。

“不要,Eggsy,不要,你要杀就杀我吧,不要伤害自己,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Eggsy,别这样对我!”

Harry拼命的想要挣脱捆绑, Eggsy不愧是他最得意的门生,作为Kingsman最优秀的特工之一,他弄得浑身大汗,手脚都要断了,绳子也未动分毫。

Eggsy没有理会痛哭失声,拼命挣扎的Harry,而是躺到浴缸里,血液很快就染红了整缸水,Harry大声的哭着,喊着,挣扎着,而Eggsy对他的呼唤充耳不闻,只是安静的闭上了双眼。

 

 

当Harry再次醒来,他浑身冒着冷汗,Eggsy浑身浴血的样子还闪现在他眼前,这真是他做过的最可怕的噩梦。而很快出现在他房间的Merlin,让他更加肯定那一切都是场梦。

“Eggsy呢?!”Harry急切的问。

Merlin看着他,只是摇了摇头。

 

“不!”Harry再次失去了冷静,他激动的跳下了床,用力摇晃着Merlin,“那只是场梦,只是场梦,Eggsy呢?!他为何不来看我?!我要跟他道歉!我还有很多话要跟他说!你把他给我叫来,叫来!”

“Harry!”Merlin大声喊道:“那不是一场梦!Harry,一切都是真的!”

Harry不信的摇着头,“不,梦里我看到你死了,但你还活着。”

Merlin推开紧紧抓着自己的Harry,“那是Eggsy布的局,他没有杀我,甚至没有伤害我,只是给我下了麻药,然后用了血包。”

“那Eggsy呢?!”Harry突然感到了一线希望,“Eggsy最后也是吓我的对不对,?!他没有割破自己的手腕,那都是假的!”

 

Merlin用手捂住了脸,他此刻的心情也是痛苦而沉重,他一直对Eggsy也是关心喜爱,因为他跟Harry做的事情,竟然让一条年轻生命就此流逝,他除了自责,没有别的感受。

“不,Harry”merlin沉重的说:“虽然后来醒来的Roxy带人闯了进来,但一切都晚了。”

Harry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他知道,Eggsy的报复已掏空了他的一切,让他生不如死。

 

不久Arthur就以身体不适为由退出了Kingsman,骑士们隐约猜到跟Galahad的离奇死亡有关。

Roxy去跟Uwin太太谈过后,Uwin太太伤心欲绝的表示想要离开英国这个伤心地,Roxy又帮忙安排她们移居到加拿大。

飞机场内,Harry站在角落,从远处看着一夜间就花白了头发的uwin太太拉着幼女登上了去加拿大的飞机,他知道自己罪恶深重,他不止害死了她的丈夫,还害死了她的儿子,他欠uwin家的永远也偿还不清。

Harry心不在焉的开车回到了新搬的家,冷清空旷的屋子犹如棺材,Harry放任自己没有形象的倒在沙发上,无声的泪如雨下。

 

 

加拿大

 

下了飞机的uwin太太打车直奔温哥华的中心医院,在那里,他看到了憔悴的做着手臂物理治疗的儿子,她知道儿子为情自杀,用力过猛,割断了手筋,她现在早就忘了一路上想好的责备之词,她只想好好抱着自己的儿子痛哭一场。

 

英国

Kingsman总部

 

Roxy和Merlin在办公室里进行着单独谈话。

“你不打算告诉他,是吗?”Roxy的声音里有种冷酷,她也经历了这一切,当她看见好友浑身浴血的倒在浴缸里,她也吓得以为会失去对方,但好在她来的及时才救了对方一命。虽然醒来后,好友没有感激他,但面对哭着扑进怀里的她,还是温柔的抚了抚她的头发。

“如果这是唯一能为Eggsy做的事儿,我为何要拒绝。”Merlin想到他走进Eggsy的病房时,Eggsy那绝望的脸,他本以为青年会大喊大叫的辱骂自己,或者激动的要杀自己,但Eggsy只是冷淡的看了他一眼,说了一句:“别告诉他,就让他以为我死了。”

Roxy看着Merlin面无表情的脸,一股不明的情绪涌上心头,“你难道不会为你们做的事感到羞愧吗?!”

Merlin的脸微微抽动一下,“既然已然做错,我现在只想做Eggsy希望我做的。”

Roxy不再看对方,她只想远远的离开这个人、这个房间。快步冲出房间的她还是忍不住湿了眼眶,她无比怀念她和Eggsy在Kingsman刚开始的那段时光,Eggsy从和Harry的暧昧,到和Harry建立关系,她一路支持自己的好友,好友的幸福也让她感到快乐,那时候,他们四人聚餐、品酒、看歌剧,那么多的快乐时光。然而,当Eggsy拜托自己,在他出外勤的时候,监视两位上司的时候,她就知道有事发生了,当她震惊的发现她所尊敬的两位前辈所做之事早已不止一次的时候,她为好友深深心疼着,但好友坚持会以自己的爱来感动对方,而一再忍耐,一再不切实际的幻想的后果就是这样。

 

Roxy不知不觉快步走到了当初她和Eggsy做降落伞测试时的降落地点,她安慰自己,她做了能为Eggsy做的一切,只希望Eggsy能早日康复,能忘掉这次情伤,再次快乐起来。

 

End

此文也要感谢好基友不能吃辣君的捉虫和修改,亲爱滴么么哒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