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郁柠檬日记

【KINGSMAN】亲爱的,你不睡我了?!(EH,OOC,傻白甜)10

10

 

听到店员在门外意有所指的话语,Eggsy连忙扶起在自己身上刚刚高潮,仍有些失神的恋人。Harry的特工本能很快就恢复运作,他推开慌手慌脚给自己整理衣服的Eggsy,嫌弃的看了看对方那沾满自己体液的衬衫,“脱下来。”

Eggsy低头注视着那件充满恋人爱液的衬衫,有些苦恼怎么跟外面的店员交代。

“脱下来,快点。”Harry很快就整理好了自己,不出几分钟就恢复成那个西装笔挺的,头发没有一丝凌乱的贵族绅士。

Eggsy看出恋人心情不愉,知道对方比自己脸皮薄的多,出了这种事,其实Harry心里比自己更窘迫。

Eggsy脱了那件价格不菲的衬衫,Harry拿过来折叠整齐,很有技巧的把弄脏的那一面折在了里面。Harry把衬衫放在桌子上后就走过来帮Eggsy整理衣裳和头发,他看着有些无措,不敢直视自己的恋人,心里一阵苦涩,他不理解,明明一直对自己无比热情无比爱恋的恋人,刚刚为何会拒绝自己。难道他真的对自己没有一丝欲望了?

“先生们,可以出来了吗?”店员在外关切的询问着。

Harry最后为Eggsy捋了捋头发,然后自然无比的打开了门,怡然自得的向门外的店员点了点头,“我们试完了,那套西装并不适合我,这件衬衫我们要了。”

店员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位尊贵无比的客人,他刚刚在外面听到了试衣间里面的动静,他简直不敢相信,在讲究绅士精神的英国,在世界知名的Brioni的专卖店试衣间里,竟然有人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敢堂而皇之的做爱,而且还是两个男人。虽然他们衣衫整齐,和刚来时没有任何变化,但那股淡淡的性爱味道还是没有瞒过他的鼻子。

店员很是佩服这位年长绅士的淡定,也很配合的拿出自己的专业精神,准备伸手难过衬衫包装起来。

“不用包装了,给我一个袋子就行。”Harry拦住了店员的手,店员呆愣了一下,然后顺应客人要求的拿过一个纹着金线的高档纸盒和纸袋,“先生,我帮你装起来?”

“不用,我们自己来。”Eggsy抢在前面接了过来,把衬衫囫囵的装进纸盒,再装进纸袋,“在哪里结账?”

“请跟我来,先生。”店员领着心虚的Eggsy去结账,而Harry看着恋人麻利的身影,只是默默的出着神。

 

当他们回到车上,Harry率先开了口:“我们需要谈谈,Eggsy。”

Eggsy本也已经快郁闷死了。本来疯狂着迷与恋人享受灵肉结合的他,突然一下子就完全失去了性趣,他也是深深的无奈,Kingsman的医疗系统查不出问题,他偷偷去看了心理医生也是没有问题。当他放弃了,觉得Harry应该也会无所谓的时候,Harry竟然突然热情无比的色诱起自己来了,而刚才在更衣室,更是差点被推倒被骑。为何当他不想要的时候,Harry突然就非常想要啊?!这不科学!

Harry严肃的看着一脸苦逼模样的Eggsy,他还是想给恋人一个机会跟自己坦白,哪怕是最可怕的结局,自己也要听恋人说个明白。

“现在回家,我们好好谈谈,Eggsy,”Harry叹口气,摸上Eggsy那逃避自己视线的脸,“别想太多,有什么事,我们共同面对,好么?”

Eggsy点了点头,不发一言的开动汽车回家。

 

进了家门,Harry先去把衬衫泡进专用洗液,又去厨房泡了壶大吉岭,然后和Eggsy静静的喝着茶、面对面的坐在餐桌前。

在Harry还在心里组织语言,准备开口询问之前,Eggsy先开了口。

“Harry,我能猜到你想问什么,我现在可以直接回答你。”

Harry面带鼓励的温和笑容,但心里却不由紧张起来。

“我……我想我应该听从你以前的意见,我们还是进行柏拉图式的恋爱吧。”Eggsy一口气说完,忐忑的看向笑容慢慢消失的Harry。

“以前我总是不分昼夜的缠着你,我知道你很苦恼,而且也因为我的胡闹,影响工作,总是迟到,”Eggsy一边回忆以往,一边慢慢说着:“我知道可能你已经过了对这种事感兴趣的年龄,因为恋人是正在热衷时期的我,Harry你一直都迁就、忍耐着我,你也很辛苦,而我现在对那种事没有什么兴趣了,这对我们的关系完全没有影响,我们还是那么爱着彼此,其实是我们之间变得更完美了,不是吗?”Eggsy试探的看向一直沉默着的Harry,“我知道你这两天的举动是想试探我是否变心,那真是你多想了,Harry,我还是如以前一般的爱着你,相信我。”说到最后,Eggsy眨动着总是让Harry心软的puppy eyes努力的说服着对方。

 

Harry哑口无言的看着Eggsy,天知道他多想大吼:那不是让我困扰的事儿啊,只是因为你以前太过频繁我才抱怨的,而且我亲身调教出来的寝技,我怎么会不满意不喜欢?!

但Harry开不了这个口,说不出这些话:“你现在对做爱完全没有兴趣?”

Eggsy诚实的点点头,“先说明,我生理和心理都没有问题,就是对性爱没有兴趣了,这不挺好的吗?我记得你还找Merlin要过降低欲望的药物,现在不就是达你所愿?”

Eggsy看着陷入迷之沉默,表情木然的Harry,把他的沉默视之为默认。

“好吧,Harry,既然误会解除了,你也别再试探我了,我们还跟以前一样好么?”Eggsy开心的探过身子在对方脸庞亲了亲。

本来甜蜜的亲吻却没有给Harry带来一丝快乐,他现在只想做一件事儿。

且不说有口难言的Harry和自觉坦白而放下心中大石的Eggsy是怎么苦逼的过了相安无♂事的一夜,转天一早,双双没有迟到的两人让参加会议的众骑士眼前一亮。

黑着脸的Arthur和心情愉悦的Galahad,众骑士心照不宣的对了下眼神:这对看来又有新情况。而唯一了解内幕的Rroxy默默的低下了头,她觉得自己面对Arthur有些心虚。

开过会,分配完任务,领了蜜罐任务的Eggsy先离开去做准备,而心情更糟的Harry则怒气冲冲的直奔Merlin办公室。

 

作为前任Galahad、现任Arthur的多年同事,Merlin从脚步声就能听出对方暗藏胸中的熊熊怒火。

“我找你要消减欲望的药的事,是你告诉Eg…Galahad的?”

Merlin不情愿的放下编程工作,转过头看向一副兴师问罪模样的Arthur,很坦然的回答:“是的。”

Harry一脸不敢置信:“你竟然没有保守秘密!”

Merlin不太雅观的翻了个白眼,“我不是你的心理医生,我们没有医患保密协议,而且我觉得自从我告诉Eggsy之后,你的情况不是好多了?有数据显示你们的出勤情况改善了不少。”

Harry气的差点呕一口血出来,他好想敲打一下眼前这个光头,因为他对Eggsy的多嘴,毁了他下半身加下半生的性福。

Harry默默咽下那口血,努力压下情绪,调整好表情后,恢复成风度翩翩的绅士模样。

“Merlin,我想跟你谈谈,鉴于你出卖我而对我生活造成的严重后果。”

Merlin好奇的挑起一边的眉毛,“哦?严重后果?”

Harry走到他对面的沙发那优雅的坐下。

“是的,尽管我很不想说,因为这是我和Eggsy的私事,但现在,因为你的搅局,我面临着很严峻的前景。”

Merlin去给Harry倒了杯咖啡,给他递了过去:“愿闻其详。”他倒是想听听这对把‘日夜操劳’贯彻到底的不要Face情侣有什么新鲜段子。

 

二十分钟后

Merlin的马克杯里的咖啡已经凉了,而Harry那杯根本还没有动过,此刻他们相对无言,默默无语。

Merlin努力想把表情调整成同情、悲伤、感同身受那种,他也通过特工全套的训练,而且成绩非常优秀,但此刻他要用很大的力气才控制住表情,不笑出声。

“好吧,我们整理一下,你是说,自从我跟Galahad‘出卖’你之后,他就不再碰你了,而且任凭创造Kingsman色诱最高分的你怎么诱惑,他都不为所动?!最后更直接跟你说要断绝性生活,过柏拉图式的爱情生活?!等等,你跟我说的是Galahad?那个天天围着你转,恨不得随时随地来一发的Eggsy?”

Harry沉重的点了点头,他端起杯子,看了看里面已经冷掉的咖啡又放下了下来,他现在只想喝杯威士忌。

Merlin绝对不承认Arthur和Galahad性生活不和谐是自己造成的,能对Harry万年发情动物Eggsy怎么可能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就禁欲?!真是天大的笑话。他本是想告诫年轻的特工,让他适当禁欲,毕竟Arthur已经不年轻了,经不起他一天几次的折腾,而且当时Eggsy听完后虽然皱着一张可怜巴巴的狗狗脸,但他可没有丝毫悔改的意思,怎么可能因为这个就放弃性生活了?

“肯定有别的情况,Arthur。”Merlin看自己的上司兼同事装作若无其事,但已经显现出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也是同情的,虽然更多是感到十分的喜感和好笑。

“我知道,Merlin,我也怀疑过,但Eggsy表现的跟以前完全一样。”

“除了没有性生活?”

“哎,是的。”Harry用手捂脸,“我不是欲求不满,只是这根本就是不正常的现象,尤其跟以前对比,Eggsy一定有很严重的事情瞒着我。”

Merlin一脸嘲讽‘你根本就是欲求不满’,但还是开口安慰道:“真相肯定有大白的那天,上次你让我查的名片?”

Harry语带苦涩:“是我在Eggsy的西装口袋发现的,而且后来他也多次提到过意大利,感觉他印象很深刻的样子。”

Merlin虽然想到了,但仍是吃惊,“你怀疑他出轨?”

Harry完全不想承认自己这么想过,他相信恋人对自己的爱,更相信自己的魅力会让恋人永不变心,如今要让他怀疑这些,他觉得很不能接受。

Harry的沉默让Merlin知道了他的想法,想想以前,前Galahad虽然不像前Lancelot那样像只花孔雀到处发骚,但也是不遑多让的暗骚第一名,如今让他承认他魅力降低以至于让年轻恋人有出轨的可能,这可是十分伤自信心的事情。

Merlin咳嗽了一声,召回了已经要自怨自艾的Harry的注意力,“名片还在你那吗?”

Harry从口袋掏了出来,递给了Merlin。

Merlin看了看名片,突然愣住了,“这个公司名字好眼熟。”Merlin马上转回电脑那边,查找起来。

Harry的目光也变的锐利,动作利落的站了起来,走到Merlin的身边,“什么情况?”

Merlin查到了要找的东西,动作有些僵硬的转向一脸焦急的Harry,他有种无语问苍天的感觉。

“今天Galahad要执行的那个蜜罐任务,目标人物举办的那个商务酒会,就有这家公司的人来参加,我刚查了,他们派来参加的人,就是名片上的这个人。”

 

Tbc

 

 

 


评论(18)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