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郁柠檬日记

【KINGSMAN】亲爱的,你不睡我了?!(EH,OOC,傻白甜)12

12

 

Percival按照约定时间身着礼服,开着幻影来接Arthur。本已做好准备,他能想象Arthur洋溢着宠溺的微笑,扶着腰和一脸满足的Galahad纠缠不已的走出来。但很意外,今天这对闪瞎眼恋人很端正的走出屋子。

“嗨,Percy。”穿着高定黑礼服,戴着黑色领结的Galahad心情很好的和同事打着招呼,“哦,你今天看起来也超棒啊。”

Percival早就习惯这位年轻骑士的口无遮拦,他淡定的用眼神发射攻击波,然后被Arthur有些意味深长的扫视目光给定住了。

Percival哪里看不出是傲娇Arthur听到Galahad夸奖自己而吃味了,他只能面无表情的腹诽:Eggsy这个小子果然是个到处惹事的家伙,还有,Arthur你这个年龄的人怎么还是这么爱吃醋啊。

Arthur今天穿了套Percival从未见过的华丽黑色礼服,虽华美但并不夸张,虽样式简单但仔细看就会发现,礼服的各处线条都是如此的紧贴流畅,就这么简单的凸显出了Arthur那肩腰腿比例完美的好身材。细心的Percival更是注意到Arthur戴着和Galahad同款的领结。

Arthur那种让Percival不太舒服的目光只是一闪而逝,他扬起礼貌的微笑,跟Percival点了点头,然后跟Galahad说了几句叮嘱任务话,就坐上了Percival的车。

 

开着车的Percival从后视镜里不经意的瞥到Arthur,他的表情完全没有刚才那么的轻松。Arthur紧皱着眉,很烦心的在思索着什么。

 

目送Harry离去的Eggsy松了口气,他不是没感觉到Harry刚才的话里有话、言不由衷、各种试探,但他完全摸不到头脑,这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蜜罐任务而已。他以前也是做过蜜罐任务的,虽然不知为何这种任务派到自己头上的次数越来越少,但他从未觉得奇怪过。

Eggsy在客厅百无聊赖胡思乱想的呆了二十分钟,才开着自己的车出发。

 

举办这次Black Tie Party 的主办方,也是Eggsy的任务目标—大名鼎鼎的BAE Systems的CEO,世界知名企业家Olivia Church,另外她也是上流社会中被人津津乐道的风流寡妇。

这位年过五十却仍具有美丽风情的女人,继承了亡夫的公司。在她经营的十多年中,让那些本来看不起她的男性股东大跌眼镜,她通过自己的能力和各种‘关系’,让企业的业绩蒸蒸日上,和各国的航空公司都有了良好的合作关系,现在已经是业内知名的跨国公司。

Eggsy这次的任务,是因为收到了内线人员的情报:这位Mrs Church通过自己的航天公司来贩运军火,而记录贩运军火账单的微型数据盘则藏在Mrs Church随身佩带的首饰上。Eggsy此次的任务就是接近Mrs Church,想办法在她不怀疑的情况下,摘下她的首饰偷到微型数据盘。这个任务仿佛就是给Eggsy量身打造的。即因为Eggsy那公认的神偷身手,也因为Mrs Church最喜欢Eggsy这样的小鲜肉。

 

比Eggsy早到的Harry 冒充某国际商贸公司的上层人员,带着秘书Percival走进了宴会大厅。

壕气非凡的主办方直接在英国的近郊购下一座古堡来举办这次Black Tie Party。整个古堡内部装潢的古典豪华,不少真品名画挂在大厅中供来宾欣赏,就连价值非凡的古董桌椅、古董餐具也是随意摆放在厅中,让他们随意使用。本来这都是Harry钟爱的Style,但他现在实在是没心情去欣赏。

和Mrs Church寒暄了几句,Harry就领着Percival找个角落静静等着Eggsy的到来。

 

其实,摸不着头脑的人除了Eggsy,还有Percival。他不知道Arthur此行的目的是什么,在路上他也委婉的询问过,但Arthur只是搪塞他,一副完全不想说的模样。Percival告诫自己不要多想,只要好好保护Arthur就好,但他的特工经验和预感告诉他,这次的任务不会这么简单。

 

Harry暗暗观察着,很快就看到了他要找的人,那个意大利男人,其实要找他很容易,因为在这么正统的英国Black Tie Party上,只有他,穿着一身夺人眼球的红绒高定西装礼服,此刻他正一脸风骚的和人谈笑着。

Harry不动声色、自然的缓缓靠近着,隐约听到对方那带着浓浓意大利口音的英语中一直提到‘绿眼睛的天使’。

 

而这时,Eggsy光彩照人的出场了。

不少宾客的目光都被他吸引住了,不止是因为他的英俊潇洒,更是因为他那闪耀的青春光芒。

Mrs Church果然一看到Eggsy立马就有了浓浓的兴趣,她马上迎了上来,Eggsy扬起贵族式的笑容,一副年轻有为贵族子弟的模样,眼带暧昧,操着标准的牛津呛和MrsChurch交谈起来。而正当Eggsy自信满满,满以为能轻松解决任务的时候,不速之客以光速接近了。

那个人大喊了一句意大利语:“哦,让我着迷的绿眼睛天使!”然后大踏步走了过来,张开双臂,一副准备和Eggsy拥抱的亲热模样。

Eggsy定睛一看,自然认出了对方,这不就是在意大利Gaybar遇到的那个色情狂吗?!如果在以前,Eggsy早就给对方一记重拳,让他满地找牙了。但已经是特工经验比较丰富的他,自然不会这么做,他发现对方的高喊已经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他可不能太过于引人注目。

Eggsy扬起笑容,没有接受对方的拥抱,而是疏离有礼后退了几步,在Mrs Church好奇的目光中,缓缓说道:“您认错人了吧?先生。我没跟您见过面啊。”

意大利男人Fillipo一脸的不可置信,他刚刚还感谢命运之神让他这么顺利的在英国遇见让他一见钟情的英国男人,虽然对方的穿着和口语就跟变了一人一样,但他绝对不会认错。

 “我没认错,你就是Peter。在那晚和我相遇的天使,你还有个姐姐,不是吗?”

Eggsy头疼的挂着快要维持不住的笑容,此刻他不止想揍这个男人,他还想揍Roxy,同时他开始担心应该在不远处的Harry,不知他会不会误会。

“哦?Fillipo,你认识这位年轻人?” MrsChurch一副和意大利男人很熟的样子,她的眼神里已经带上了怀疑。

“是的,Olivia,他就是我跟你说过,给了我终身难忘一夜的绿眼睛天使。”Fillipo一副陶醉不已的模样。

与此同时,在不远处传来了侍者的低呼:“先生,您的手受伤了!”一道优雅男声回答:“没关系,我的秘书会帮我包扎的。”

Eggsy自然听出那是Harry的声音,但他不能过去,他不能把事情弄得更加复杂。

Eggsy突然仰头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在两人不解的目光中,用力拍了拍Fillipo的胳膊,附耳低声说道:“你想让我在这种场合下不来台吗?如果我父亲知道我去意大利不是去办公,而是到处鬼混的话,那可会糟糕透了。”

Fillipo 一瞬间就脑补了年轻富二代为求新鲜刺激去异国Gaybar找乐子,什么害羞都是装出来的情趣,只是不知道那晚他为何要拒绝自己。

Mrs Church脑补的也差不多,了然的笑笑:“原来你们是老朋友了啊,”她一手挽着一人,把Eggsy往舞池的方向带,舞池里只有两三对男女跳着高雅的交谊舞,“你们来跳支舞吧,Fillipo可是舞林高手。”

Eggsy看出Mrs Church的怀疑试探,他为了任务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他不知道Mrs Church和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意大利男人是什么关系,也许他也参与了贩卖军火,那自己就不能轻举妄动,还是先试探试探,最好找个机会把他拉到哪个偏僻的角落,给他一计失忆针了事。

Fillipo听到Mrs Church的建议,马上就兴奋的拉着Eggsy要跳舞,能跟一见钟情的人跳贴身舞可是难得的好机会,此刻的他早就忘了被Eggsy打成猪头的惨状了。

 

Percival早就猜到事情没那么简单,通过观察他很快就明白Arthur明显是找人来的,而从Arthur那微变的表情,突然迸发的强大气场来看,他是找到了他的目标。

在Percival看来,他很不理解Arthur为何会对那个一身风骚,言谈举止很不绅士的意大利男人上心,直到他跟着Arthur偷偷跟着那个男人,听到男人提到什么绿眼睛的天使,他不由得联想到:Galahad有双很少见的榛绿色眼眸。

果然,当Galahad到达后,那个意大利男人就扑了上去,没错,就是扑这个动作。且不说本就面色难看的Arthur因为这个‘饿虎扑羊’的动作脸完全黑了,更是在他说出意大利难忘的一夜的时候,失控的用力捏碎了酒杯。

‘那是价值几千磅的中东水晶酒杯,好可惜’Percival一边为Arthur有些颤抖的手包扎着,一边不无可惜的想着。不过想想,是个男人发现自己被戴了绿帽,都会气愤难当,更何况是心高气傲型的Arthur。

 

Eggsy无比堵心的被Fillipo拥着走上了舞池。因为这次的宴会是非常正统的英式宴会,宾客们都在跳着优雅而缓慢的华尔兹或者狐步舞,这让Eggsy有些庆幸的同时也让 Fillipo无比失望,天知道他多想和对方跳场贴面舞。

Eggsy努力无视Fillipo紧急搂在自己腰间的手,他看向Mrs Church并向她微笑的时候,注意到她正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随着音乐的缓缓响起,Eggsy抢先抢得男步,也就是主动权,带着一脸花痴看着自己的Fillipo在舞池里缓慢优雅的游走着。Eggsy的手虚放在对方的腰上,交握的手掌被对方无耻的改成了十指相扣,而对方本应该放在他肩膀上的手,竟然直接放在了Eggsy的臀部上。

Eggsy感到一股怒火直冲脑门,“你的手放错了地方,先生。”

Fillipo一脸风骚的无视Eggsy的提醒,还用手拍了拍Eggsy挺翘的臀部,“正相反,我觉得它放在了最正确的地方。”而他下一个动作更是无视舞蹈的标准距离,直接贴上了Eggsy的身体,“顺便一说,它很满意它感受到的手感,so hot”

Eggsy从未在任务中如此窝火过,他此刻恨不得施展自己所会的所有格斗术把对方给打死。但想想Harry和Percival也在,他不能让Harry失望,也不能在Percival面前丢脸。Eggsy只能忍。

但事情的发展一般都是这样的,当一方忍耐的时候,另一方就会蹬鼻子上脸。

Fillipo从Eggsy年轻英俊的脸上没有看出厌恶,就认为对方终于被自己的魅力给折服了,就更加肆无忌惮的各种揩油。一只手在后背、腰部、臀部上留恋。而身体就差直接压在Eggsy身上扭动了。

不少宾客发现了舞池的情况,纷纷议论不已。

很快就到了交换舞伴的曲段,Fillipo自然不想放开Eggsy,但一双有力的手直接把他拨开,“Excuse me”然后拉过Eggsy继续跳着华尔兹。

Fillipo想抗议的大叫,但舞池里根本没人注意他,而那个人的舞伴还在等着他,他只好跟自己根本不感兴趣的女人接着跳舞,但眼神一刻不离开被抢走的Eggsy。

 

“Harry…”Eggsy有些紧张的看向恋人那张喜怒不现的脸,同时注意到对方放在自己肩头,已经包扎好受伤的手,“你的手没事吧?”

Harry不想承认刚才自己几乎失去理智了,他本应该是来试探、观察、探寻真相的旁观者,但当他近距离、亲眼看见恋人跟别人跳着舞,还被那个风骚的意大利男人揩油的时候,他根本忍不住。

好在他还没有完全失去理智,他不绅士的直接拉过一个明显对自己有意思的女士上了舞池,然后通过交换舞伴,直接拔下黏在恋人身上的无耻男人,自己取而代之,完全无视就算交换舞伴,也应该是女方换过来跟Eggsy跳舞。

“那个男人是谁?”Harry无视Eggsy的关切目光,“还有,叫我Mr.Stock。”

Eggsy再傻也已经闻到了恋人那浓浓的醋味,“Ha……Mr.Stock,你别误会,我根本不认识他,只是在以前遇到的一个路人。”Eggsy赶紧表忠心,现在他和Harry的关系本就敏感,不能再有别的差池了。

Harry讽刺的挑了挑嘴角,“不认识?可是听他说,你们享受过难忘的一夜啊?”

Eggsy急得脸上冒汗,他不想出卖Roxy,更不敢讲去Gaybar的事,“你知道我对Sex都没兴趣了,我怎么可能…他根本就是在胡说八道,他是在意大利跟我搭讪过,但我拒绝了他,相信我,Mr.Stock。”

Harry定定的看着一脸紧张急切的Eggsy,他的心里分成了两半,一半在劝说自己要相信Eggsy,不要听信那个男人的一面之词。而另一半则冷酷的告诫自己,无风不起浪,Eggsy就是在撒谎,如果他没做过什么,意大利男人为何如此说。

 

Percival想用手捂脸,想无视这坑爹的一切回家好好喝杯伏特加然后一头睡死。Arthur和Galahad在任务目标面前优雅亲密的跳着华尔兹。他们一个摆着傲娇脸,一个一脸急切的表忠心模样,虽然两人嘴上不停的交谈着,但身体上早已形成的无可比拟的默契,早就遮掩不住的显现出一股浓郁的粉色气息,甜蜜如若无人的气场。Percival自然能猜到他们在说什么,从看出Arthur完全无视自己受伤的手,非常粗鲁的拉过一个对他抛媚眼的女士直接上场来看,他就知道Arthur已经被惹毛了。Percival根本来不及阻拦,虽然他也根本阻拦不了。他只能眼见着Arthur暴力的拨开在Galahad身上发情的男人,然后自己取而代之,他根本没有意识到,他这个举动多么引人注目。

Percival觉得自己心好累,再次感叹决定单身的自己是多么的睿智,看看爱情把这两个同事折磨的都成了这副熊样,他表示根本没眼看。

终于最冷静最靠谱最顾全大局的Percival完全无视眼镜里Merlin的长吁短叹,无视在舞池上已经忘记任务的两个同事,无视那一脸天人作战、纠结怀疑的需要他保护的Arthur。Percival整理了下自己,然后大踏步的向任务目标走去,尽管他的内心已经是千万草泥马在奔腾,他仍是挂着足够优雅迷人的微笑,走到Mrs Church的旁边,开始施展自己的魅力侃侃而谈,不一会Mrs Church就被Percival那与众不同的成熟男人的优雅睿智的魅力所征服,和Percival手挽着手走向休息室,去‘鉴赏’古董油画。

‘完成这个任务,我就直接回总部,再也不想看这些个破烂事儿了!Arthur就让Galahad去保护吧! ’—Percival

 

Tbc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