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郁柠檬日记

【KINGSMAN】亲爱的,你不睡我了?!(EH,OOC,傻白甜)13

13

本章有大量狗血请注意,人物OOC,无关人员做好回避,打斗部分参考BJ单身日记

 

 

 

等舞池的音乐一结束,Fillipo马上甩下舞伴直奔Eggsy走了过来,而Eggsy哪里有心思理他,他正头疼的跟Harry解释中。

“他是谁?!”Fillipo自然不能放任自己中意的人被别人抢走,一上来就是一副所有者的姿态。

Eggsy此刻是非常的后悔,他后悔当初在意大利怎么不把这个男人活活打死。

Harry即使内心已经要喷火了,但面上仍带着优雅的微笑,“先生们,我们还是到别的地方再谈吧,毕竟这不是个谈话的好地方。”

 

由侍者带着他们走进了一间宽大的休息室,在给了侍者比较客观的小费后,他们三人就锁上房门,面对面的坐了下来,而他们的头上已是阴云满布闪电雷鸣一副风雨欲来之势,Fillipo本想抢坐在Eggsy的旁边,但他哪里比得过Harry的身手,好歹也是前特工,Harry抢先一步坐在了Eggsy的旁边。

所以,现在是Eggsy和Harry保持一定距离的坐在一张沙发上,而Fillipo坐在他们的对面。

 

箭弓拔弩的三个人默契的保持着沉默,他们都在打量、估量着对方。

Fillipo嫉妒且充满敌意的观察着这位突然冒出来坏了自己好事,此刻怡然自得的坐在自己对面的中年绅士。这位绅士虽然看着上了些年纪,但那种成熟优雅、淡漠高贵的贵族气质就仿若历史悠久的陈年美酒那般醇厚诱人,他淡淡的散发着独特的成熟魅力,他看上去是那样的美好,既让人觉得亲切,却又不由得觉得高不可攀。如果他不是情敌,Fillipo没准还有兴趣跟他来一发,但作为情敌,他看着对方那张英俊的脸,那不属于他那个年龄段的高挑纤细的性感身材,他是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处于下风,而且从对方的衣着和风度看,也是家境丰裕的样子。对方优雅闲适的翘着腿,喜怒不现的脸上一派静默,只是用那双棕色的眼眸注视着他,仿佛他就是个无关紧要的蝼蚁。

Harry在档案上见过这位意大利男士的照片,但看到本人,他还是从心底产生了由衷的厌恶感,对方轻佻不雅的坐姿,灼灼打量自己的目光,还有那句‘难忘一夜’一直在Harry的脑海中回响着。

 

Eggsy有些忍受不了这种气氛了,他直接把手表直接调到失忆针模式,然后对Harry说:“还是我来…”

Harry却摆了摆手,阻止了Eggsy想给Fillipo一针了事的举动。

Eggsy皱起了脸,一脸可怜巴巴的看着Harry,用眼神表达:让我解决了他,咱们走吧。

 

Harry无动于衷,他要趁此机会,把事情问个清楚。至于任务,他早就注意到Percival主动揽过任务的行动,他很满意,打算回去要好好表扬一下这位眼力劲颇佳的好特工。

Fillipo看着他们两人的眉来眼去,嫉妒他们的默契的同时意识到他们俨然把他当作一个外人排除在外,Fillipo很是不爽,采取主动攻击。

 

“Peter,这位老男人是你的什么人啊?”

Eggsy看着自作死的意大利男很是无语,他真是敢一上来就踩Harry的逆鳞啊,虽然Harry平常不说也不表现出来,Eggsy还是敏锐的察觉到Harry对年纪问题的介意。从浴室里日渐增多的天价护肤品,到Harry敷面膜的次数越来越多,再到Harry对养生食材越来越热衷,Eggsy一直都是知道的,身为恋人的他自然是很支持恋人的保养,所以当他出外勤从各国搜刮各种高档保养物品当礼物带回来的时候,恋人虽然表面表现出乱花钱、以及我还没到用的年龄这种姿态,但仍是会满意的给Eggsy一个热情的吻作为回礼。

 

Harry自知自己从来就不是个好脾气的人,他也知道,现在他之所以经常表现的像是个好好先生,一是特工本能的掩饰,二是他也过了沾火就着的那个年龄段,三嘛,是因为现在他有了个年龄是他年龄一半的恋人,作为年长的那方,他要做成熟沉稳的表率,而且发脾气可是很影响在恋人心中形象的行为。

但现在Harry不想再忍耐了。

 

Harry故作淡定的替埃格西回答:“我是他同居恋人。”

Fillipo故意露出一脸惊诧的表情:“哦,可怜的Peter,你是有恋父情结吗?”

Harry转动一下自己纤细性感的脚踝,完全不为他的言语所动:“给你个建议,他就喜欢成熟优雅型的,而最讨厌的嘛,自然是与之相反的,粗俗幼稚又风骚的类型。”

Eggsy用手捂着脸,现在这个画面太美他不想看。如果是别的男人,看到有人为自己争风吃醋肯定会感到有点飘飘然的优越感,但Eggsy看到一向优雅成熟的Harry为了莫须有的事儿而去跟别人扯屌,他真的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Fillipo身为热情主动同时又富于战斗精神的意大利人,自然被完全挑起了战意。

“那是他还没有看透你这种虚伪的英国闷骚做派,你们哪里像我们意大利人这么热情直白,Peter在那一晚也是被我的主动热情给打动了呢。”说完还对Eggsy抛了个媚眼。

Eggsy自动屏蔽了对方的媚眼,暗骂:打动?我打的还不够狠是吧。

而Harry的眼神转为凌厉,“哦?那你说说看,你怎么打动他的?”

 

Fillipo完全无视Eggsy的警告目光,“那一晚,我在他腿上热情扭动,而后更是感受到他强壮的手臂(一把把他推出去好远)、修长有力的手掌(大巴掌扇丫的)、灵活强健的腰肢(左一拳~右一拳~挥动胳膊~腰部扭扭~)。”

Eggsy张口结舌,他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抖M。

 

“而且那晚他热情的很,怎么样?是你满足不了他了吧?让我猜猜看,你们的性生活已经因为你年龄的关系开始不和谐了吧?不然Peter也不会到Gaybar去找男人不是吗?”

“Harry,你别听他胡说!”Eggsy紧张的已经站了起来,他知道事情发展到这也是瞒不住了,“我们回家,我会好好给你解释的,我会把一切都老老实实跟你说,所以你别相信他好么?”

Harry已经被气的一口血堵在了胸口,他无视焦急站在一旁的Eggsy,只想用眼刀凌迟死这个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的男人。

“呵呵,看来我猜对了?也是嘛,你怎么能跟我这种年轻男人竞争呢?你既然不能满足他,却还一心想独占他,你不觉得很自私吗?”

此刻Eggsy再也不能忍了,他不能忍受别人如此伤害自己的爱人,哪怕是口头上的。Eggsy直接快步走上去一拳打在了Fillipo的脸上。“你给我闭嘴!”

 

Fillipo却并不在意,只是着迷的看着Eggsy因为愤怒而发亮的榛绿色眼睛,“我好怀念那晚,虽然为此我请了三天的假来消肿,但我知道,我已经爱上你了,抛弃那个老男人,跟我走吧,在意大利你会过的比英国快乐的多。”

Eggsy傻在了原地,原谅他虽然出过不少任务,见过各种各样的好人,坏人,但从未见过这样的神经病+抖M,而这个神经病+抖M却以为Eggsy是被自己感动了,他一把抱住傻住没反应过来的Eggsy,高兴的高呼:“答应我吧,Peter,我床上功夫很好的,绝对不会让你后悔!”

Harry早就被对方那似是而非的话搅乱了心绪,气得手都微微颤抖着,他听到了恋人和别人做爱的细节,他怎能忍受!如果是年轻的他早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他们都突突了,他本还期待Eggsy会反驳对方的话,而现在看见他们两人在自己面前‘拥抱‘在一起,真真是婶可忍叔不可忍。刚才意大利男人的话已经让他伤心愤怒不已,现在他们竟然还敢当着他的面‘亲亲我我’?!Harry仿佛再次听到了瓦伦丁发出的暴力声波,他一跃而起,也扑了上去。

 

Percival高效率的完成了任务,他一边往会场外面走,一边整理着略微凌乱的衣衫,没想到会突然接到Merlin的消息:Arthur和Galahad打起来了。

Percival呆呆的站了几秒仿佛被按了暂停键,Merlin一副很懂的强调这不是幻觉,催促他快些过去。

Percival迈着僵硬的步伐,慢慢的接近Merlin告诉他的房间。果然在门口就听到里面大乱斗和Galahad呼喊‘Harry’的声音。

Percival在门外深吸了几口气做了些心理建设,想起上次他那么紧张,还是单枪匹马闯入敌人大本营去救被抓的Roxy。

Percival一脚踹开了门,然后看到了在地毯上纠缠不已的三个人:Galahad脸上已经挂了彩,衣服都被扯破了 ,他一边抵挡着Arthur的进攻,一边还要想办法挣脱意大利男人缠在自己身上的手脚,因为束手束脚显得很是慌乱。但他应该是最冷静的人,因为只有他转头看向了僵立在门口,呆若木鸡的Percival,为了向Percival求助而分神的他又被Arthur打了一拳。

仪容最好受伤最少的自然是Arthur,唯一的变化是他整齐服帖的头发因为激烈运动已经完全散乱,但此刻这位Kingsman的王,本来应该是最优雅睿智成熟的骑士王,已经不顾形象不顾身份毫不绅士的扑打在另两人的身上,既想分开他们,又想胖揍他们,因为Galahad的格斗技术也是相当的好,所以此刻他们两人可以说是缠的难解难分,一个拼命的打,一个巧妙的躲还要出声制止对方的失控行为。

而这场三人乱斗的第三个人,Percival不由得对他产生了浓烈的佩服之情,那个意大利男人已经被胖揍的像个猪头,但他仍顽强的挂在Galahad的身上手嘴并用的想趁机各种吃豆腐,他完全无视Arthur的进攻和Galahad的躲闪,在两位骑士的高手过招中,仍以小强般顽强的毅力存活且为自己的性福奋斗着。

 

Arthur看见意大利男人的手在不经意间就要伸到Galahad的下盘了,更是激愤不已,手脚更重,最后一脚直接踢飞了纠缠的就像连体婴儿般的两人。意大利男人直接做了人肉垫底,而Percival竟然在他脸上看到了满足的神色,更因为他发出的夸张的呻吟声而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Percival,你帮我拉住Harry!”Eggsy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后向Percival叫喊着,他成功的叫醒了几乎想要立即脑死亡的Percival。

Harry听到Eggsy的呼喊,也发现了出现在门口的Percival。Harry有些凶狠的把脸转向他,一脸威胁,威胁他不要管这件事,这让Percival很为难,毕竟他才是Arthur。

“打昏Arthur,Percival”Merlin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声音是那样的异常沉重,“为了Kingsman那已经所剩无几的声誉。”

 

Percival心情沉重的开着车,载着两位同事慢慢驶向裁缝店。后座上,挂着彩的Galahad怀抱着还在昏迷中的Arthur也是一脸的沉重。

好吧,Percival想,自从Eggsy这个混小子加入Kingsman以来,他们几乎是年年的打破各种记录,有好的也有不好,而今年,这个不好的尤为惊人。首先是Arthur、Galahad和平民在地毯上翻滚大乱斗。其次是他牵制住Arthur后,Galahad直接射晕了Arthur。最后是在解决了已经失控武力值颇高的Arthur之后,他们才发现,那个意大利男人才是真BOSS,想让他离开Galahad的身体可是费了很大的劲儿,而且他还质问Percival的身份,嚷嚷着要和他们决斗,小鲜肉是他的这类的胡言乱语,打了失忆针后他们为了报复直接把意大利男人扔到了庄园的马厩里,让他和马粪过夜。

 

就这样,这次简单的蜜罐任务,就以这样狼狈不堪、惨不忍睹的形式结束了。

Percival突然想到自己很久没有放过假了,也许只有小亚细亚半岛那美丽的景色才能治愈他受伤的双眼和精神。

 

Tbc


评论(10)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