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郁柠檬日记

【kingsman】奇怪的他(EH,傻白甜,OOC,重返二十岁梗,逆年龄差梗)1

奇怪的他

 

1

 

哈瑞和艾格西已经一起生活了二十五年,他们一如既往的相爱,完全没有世俗的七年之痒这类的考验,随着岁月流逝,横在他们感情面前的唯一障碍,就是无情的时光流逝和比较大的年龄差距。

哈瑞已经七十五岁了,在同龄人面前,虽然他显得年轻些,身体强壮健康些,但身体机能已经不能跟五十岁的他相提并论,如果艾格西跟他同龄,他们可能会一起相互扶持,一起在花园里喝着大吉岭红茶看着夕阳西下,一起吻吻对方的额头,抵足而眠。但艾格西只有四十八岁,他仍处在男性颠峰时期,本就娃娃脸,爱锻炼的他显得跟三十几岁一样。哈瑞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些嫉妒岁月对艾格西的偏爱。

哈瑞又和艾格西发了脾气,因为各种无端小事,而发过脾气后他又会后悔,因为艾格西会一如既往好脾气的原谅他。这种循环往复让哈瑞心里很不好受。他知道他们之间隐藏的问题,他知道艾格西会无视掉,因为这个问题是几乎无解的,那就是他们的性生活已经几乎没有了。

七十五岁的哈瑞已经满足不了四十八岁的艾格西了。

他们可以进行手活,口活,互相摩擦,但真正的插入已经几乎没有了。自从上次因为太过于激烈,哈瑞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请来救护车,这让艾格西心惊胆战,所以他们的性生活就变成了单一的手活,口活,而频率更是少的可怜。

虽然艾格西看起来没有受到影响,但哈瑞怎么会不了解,四十八岁的男性欲望会是多么强烈呢。

也许他受不了了会去找别人,哈瑞烦躁的胡思乱想着,但他知道,即使艾格西去找别人,他是没有立场去责怪对方的,每当他想到这些,他就会无端端的发脾气,也许他就是想测试艾格西是否还如以往那样爱他容忍他。但这是个恶性循环,哈瑞心知肚明,可怜他无力阻止岁月对他身体的影响。

这晚,哈瑞独自在家里带着老花镜看书,他一页也没有看进去,因为他又开始思念在异国他乡做任务的恋人。空空的屋子里非常安静,JB也早已离他们而去,哈瑞本想把他做成标本让艾格西怀念,但艾格西坚决反对,最后按照艾格西的意愿把JB埋进了宠物公墓。现在这个屋子里,只有年纪苍苍的哈瑞和厕所里的泡菜先生为伴。哈瑞放下手中的书,打算上街走走打发时间。

哈瑞花费了不少时间把自己打扮的年轻些,然后拿着雨伞走出家门。

夜晚的伦敦高档住宅区里万籁俱寂,昏黄的路灯下,只有哈瑞拄着雨伞缓缓走着,他欣赏着熟悉的街道在月光的笼罩下与白天完全不同的模样,放空大脑。他只想好好独自享受这种难得的宁静安然。

突然,街道尽头的店铺吸引住了哈瑞的目光,在店铺全部停止营业的街道上,只有那家店铺还亮着明亮的灯。

哈瑞记得那应该是家肉店,他经常在那家订高级牛排和羊排,好奇心让哈瑞微微加快了脚步,当他走到店铺门口的时候,他吃惊不已的发现,那竟然改成了一家照相馆,店铺的玻璃橱窗里摆着几张古老的明星照片,照片古典高雅,显示出摄影师高超的摄影水平。

“先生,进来照一张相吧。”不知何时,一位温和的老绅士出现在了店门口。

哈瑞的特工本能瞬间苏醒,他竟然没发现对方什么时候开门走了出来。

“我记得这本来是间肉店,不知道何时不干了?”哈瑞礼貌的询问着,暗中观察对方。

老绅士笑眯了眼,“相逢即是有缘,先生,既然能在茫茫人海与您相遇,不如进小店拍张照片吧,包您满意,而且还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好运哦。”

哈瑞觉得这个人很不对劲,首先他回避自己的问题,其次原先肉店的老板不可能不通知老主顾就搬走,最后这个人说的话也很奇怪。

哈瑞出于做特工的职业习惯答应了这位奇怪的老绅士,跟着他走进了照相馆。

照相馆里面的装潢都很是考究,浓浓的复古风很对哈瑞的胃口。老绅士把哈瑞引到座位上,让他正对着一架老式摄像机。

哈瑞调好手表,握好雨伞,准备应付可能出现的危险状况,但老绅士只是很专业的调了调老式相机,让哈瑞摆好姿势,淡定的拍好了照片,然后让哈瑞等了几分钟,就拿着成品走了出来。

哈瑞看着刚刚拍好的照片,吃惊的发现自己在照片中显得年轻了不少。

老绅士在旁边笑眯眯的看着他,“这张照片就送给您,希望您能好好享受以后的生活。”

哈瑞颇为无语对方毫无逻辑的话语,他想付款给对方,但对方一再拒绝他。

哈瑞决定明天找人好好查查,现在的他只想回家好好休息。

哈瑞没有发觉自己的步伐越来越轻盈,他回到家,换下衣服就睡了。

 

熟悉的压低的脚步声唤醒了熟睡中的哈瑞,他没有反应到他已经很久不会被对方的脚步声吵醒了,岁月不止带走了他健康的视力,也带走了他敏锐的听力,本该继续熟睡的哈瑞面带微笑,他听出来是艾格西回来了。

艾格西压低脚步,虽然知道自己不会吵醒对方,但多年养成的习惯不会更改,这份温柔体贴更加不会更改。浑身疲惫的他一边上楼,一边解开衣扣,他打算洗个澡后再去睡一觉。他也不年轻了,不再是那个做了任务后还能high一天的热血青年,虽然他一如既往的还会在恋人面前卖萌撒娇讨好处吃豆腐。

艾格西打开卧室的门,看到了躺在床上的人,他惊呆了,睡意疲惫一扫而空。        

躺在床上的哈瑞没有等来对方的早安吻,却听到对方打开枪栓的声音。哈瑞不解的睁开眼,看到艾格西站在房门口,举着枪,严肃的看着自己。

哈瑞一下子睡意全无,他不敢置信的看着拿着枪指着自己的恋人,他能从对方眼里看到冷酷的杀意。

“你是谁!你对哈瑞干了什么!”艾格西对躺在床上的‘陌生人’不客气的逼问着。

哈瑞从不敢置信变成一脸问号:“你在说什么啊?艾格西。开玩笑吗?”

艾格西细细打量躺在床上的年轻人,二十左右的年龄,棕色的卷发,细滑的肌肤,跟哈瑞有几分相似的英俊容貌,而且他还穿着哈瑞最喜欢的红色睡衣。

艾格西打开眼镜开关:“梅林,你在吗?”

哈瑞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坐起身,想下床靠近恋人,却被艾格西用枪制止。

“别动,你最好老实告诉我,哈瑞被你,或者你们抓到哪里去了?不然你就要好好尝尝我的手段。”

哈瑞从未被恋人如此对待过,不得不说,这样冷酷霸气的恋人真是非常之性感。

“我就是哈瑞啊,艾格西,你怎么了?失忆了?还是大脑又受伤了?”

艾格西冷笑一下,“这真是我听过最好笑的话,我的哈瑞已经七十多岁了,你看看你自己的年龄,别胡言乱语了。梅林,帮我查查这个男人是谁。”

哈瑞当然不想把事情闹大,事实上,因为他和艾格西的恋人关系,Kingsman已经经常鸡飞狗跳了,虽然随着他们的年龄增长这种情况越来越少,但也总是不可避免,他真的不想再面对这种尴尬的事了。

“艾格西,你说什么啊?我就是哈瑞啊,七十五岁的哈瑞,你怎么了?”

艾格西觉得这个男人也许精神有些问题,他伸手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摆设用的小镜子,扔给男人,“你照照自己再说话。”

哈瑞看看镜中的自己也是愣住了,那是二十几岁时他的模样。

“艾格西,”梅林的声音从眼镜里传来,“放下枪,把他带到总部来,我已经派车到你家门口了。”

穿着睡衣的哈瑞想换上正装再出门,但被艾格西拒绝了。所以,嘟着嘴一脸不满的哈瑞被艾格西用枪顶着坐上了出租车。

“哈瑞?”梅林几乎能肯定,现在这个一脸郁结的年轻男人就是自己几十年前的同事,那时候梅林还有一头飘逸的头发,在训练选拔时认识了贵族青年哈瑞,开始还被他优雅俊逸的外表所欺骗,后来才发现对方的任性和恶趣味,深感自己遇人不淑。

“是我,”哈瑞不雅的翻了个白眼,也许因为他的身体回到年轻状态,让他的灵魂也年轻了许多。

“怎么…….可能…….”艾格西张大嘴,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们。

当了近三十年的特工的艾格西,怪力乱神的事儿也不是没经历过,但这种返老还童的事情,只会发生在童话中。

“艾格西,”哈瑞走到恋人身边,有些失望的看着他,“我记得我给你看过我年轻时候的照片,你怎么会认不出我?”

艾格西对哈瑞的突然接近感到有些不自在,他后退一步,他不想承认,很多年前他缠着哈瑞一起看他的老照片时,心不在焉的他只是扫视了一遍,一边夸赞对方一边借机吃豆腐。

哈瑞挑起一边的眉毛,对恋人的反应感到有些有趣,“怎么了?你怕我?”

艾格西说不出是什么感受,他明白站在自己面前,这个年轻小伙子就是自己那个年老的恋人,但他看着对方嫩的能掐出水来的脸,觉得有些接受不能。

“艾格西?”哈瑞想摸摸恋人的脸进行一下肢体交流和安慰,但被艾格西躲开了。

“梅林,你能解释一下……”艾格西用手笔画了一下,指了指哈瑞,“这种情况吗?”

梅林擦了擦眼镜,“我的名字是魔法师没错,但我不是真的魔法师,这件事还是让哈瑞解释一下吧,我也很感兴趣呢。”

哈瑞就把昨晚的经历讲述了一遍,当被派遣的特工回来说那间肉店还在,根本没有什么照相馆的时候,大家都愣住了。而哈瑞也多少能明白那位老绅士说的那些奇怪的话了。

经过指纹鉴定,血液DNA鉴定后,骑士们都被招来见到了这位二十几岁的亚瑟,骑士们都是表面的一脸淡定,但暗中腹诽这种好事怎么自己没遇到。

而艾格西从头到尾都没有发表什么意见,他不自然的躲避着哈瑞那赤裸裸的兴味盎然的眼神,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突然年轻了五十岁的恋人。

 

Tbc

 


评论(16)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