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郁柠檬日记

【kingsman】奇怪的他(EH,傻白甜,OOC,重返二十岁梗,逆年龄差梗)2

2

 

哈瑞坐在圆桌主位,翘着修长的小腿,用手指缓缓敲打着的桌面,威严的看向梅林:

“梅林,我的体检报告什么时候能出来?”

梅林也很不习惯的看着年轻的过分的亚瑟对自己端架子,他别扭的推了推眼镜,“下午。”

哈瑞点了点头,“艾格西。”

被点名的艾格西吓了一跳,他还在给自己进行心理建设中。“yes?”

哈瑞站起来,走到艾格西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你一个任务,保护陪同亚瑟去做几套新西装。”

艾格西傻傻的被哈瑞拉起来,哈瑞亲密的挽着他的胳膊,无视艾格西僵硬的身体,对梅林和众骑士若无其事的说:“下午我再回来,你们先散了吧。”

梅林和众骑士看着公然旷工的年轻亚瑟和被拉走一路偷偷向他们射出求救眼神的中年骑士默默无语,他们苦逼的自我吐槽:几十年如一日,他们都已经习惯了。

 

哈瑞挽着艾格西的胳膊,技巧性的把一部分体重加在艾格西的身上,既不会让对方感到沉重又暧昧的恰到好处。

“看看我艾格西,你不觉得衣服很不合适吗?”哈瑞在艾格西耳边说。

艾格西飞快的扫视了一下对方,哈瑞穿着他放在总部的备用西装,西装是他这个年龄段的深色庄严款式,但现在穿在年轻版哈瑞的身上,就显得很不般配,而且尺寸上也略宽大。

 

门店的裁缝是原来老裁缝的得意门徒,他接过已退休的师傅的衣钵,为kingsman里面的众骑士量体裁衣,很快就了解了骑士们的个性和喜欢。此刻正在整理布料的他,看着早上被押解过来的年轻男人挽着亚瑟的情人—加拉哈德从换衣间亲密的走出来,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这是公然出轨?!

艾格西和哈瑞看着裁缝的样子,大概也猜到了他的想法。艾格西介绍了这就是年轻版亚瑟,现在他要做几套新西装。

裁缝用几分钟的缓存读条时间完成了从惊愕到不可置信再到服从命令的情绪转变,他按照亚瑟的喜好,给他推荐了几款新到的符合他完美品味、深色优雅的上等衣料。哈瑞看了看,表示不太喜欢,这让裁缝很意外,而更让他意外的是,亚瑟看中了以前他从不会考虑的浅色且比较新潮的衣料。

“艾格西,你觉得怎么样?”哈瑞没有在意自己喜好的变化,他很感兴趣的看着那几款布料,“这几种,每种给我做一套,我家里的西装也是不能穿了。”

裁缝看了看同样意外的加拉哈德,然后专业的拿起卷尺,“亚瑟,我给您量一下尺寸。”

哈瑞优雅的笑笑,“加拉哈德会给我量的,是吧,艾格西?”

艾格西看着对方闪亮的双眸,张张嘴没有发出声音,而裁缝出于习惯把卷尺递给了加拉哈德,小声说:“东西在最底下的抽屉里。嗯…请您注意分寸。”

哈瑞装作没有听见裁缝说的话,只是微露一个狡黠的笑容,拉着蛋西进了试衣间。

“想要做好kingsman的骑士,首先,也要能做一个专业的好裁缝,不需要我再教你吧?艾格西。”

哈瑞成熟而熟悉的口吻让艾格西恍惚觉得对方并没有改变,“是的,哈瑞。”

哈瑞满意的微笑,“那现在就做个量体裁衣的好裁缝,只要你的服务让我满意,我会给你很多的‘小费’哦。”

‘好吧,以前的哈瑞可不会这么跟我说话,’艾格西暗想:‘这种调笑且具有性暗示的话,真不是老绅士的风格,看来这是年轻哈瑞的风格。’

艾格西没做什么反应,只是很专业的开始给哈瑞量尺寸。

哈瑞看着艾格西那张成熟带有些冷淡的脸,皱了皱眉,他不理解恋人为何对自己这么冷淡。难道自己变得年轻了,对方还不满意?还是对方就是偏爱上了年纪的男人?

艾格西给哈瑞量好上身后,单膝跪下,开始量哈瑞的腰腿,哈瑞用手挑起艾格西的下巴,“你为何总不看我的脸?”

艾格西仰视着年轻版的恋人,在吊灯柔美灯光的辉映下,哈瑞那柔然的卷发,棕色的眼眸,挺直的鼻梁,光洁的肌肤,粉色的唇瓣都是那么的耀眼,但这对艾格西来说,是张有点熟悉但又分外陌生的脸。年轻的哈瑞是那么的挺拔俊美,是那么的诱人,但艾格西不想承认自己被强烈的吸引着,他矛盾的觉得这是自己的恋人,又不是自己的恋人,这仿佛是种背叛,对年老恋人的背叛。

“你是哈瑞。”艾格西喃喃道,仿若自言自语,“是与我相恋共同生活二十五年的恋人。”

哈瑞打断他的话,“二十五年零两个月十三天。”

艾格西忍住想吐槽的冲动,他承认自己总是记不了那么精准。

“可是,我看着你,觉得有些陌生。”

哈瑞拉起艾格西,温柔的用手抚摸着他的脸,给予安抚。“虽然我的身体回到了年轻状态,但我还是哈瑞啊。你不应该会对我感到陌生的。”

艾格西没有躲开哈瑞的手,这是他们之间时常会做的亲昵动作:他最爱缓缓亲吻哈瑞满布皱纹的脸,而哈瑞会温柔宠溺的抚摸着他的脸。这次的抚摸是既熟悉又陌生,哈瑞的手光滑而柔软,没有以前的粗糙感,但感觉又是那么舒服,哈瑞总是会这么温柔的抚摸他,让他感受着恋人那暖暖的爱

“我不知道,哈瑞。”艾格西抓住那只年轻的手,放在眼前细看,以往熟悉的皱纹斑点丝毫不见。眼前的肌肤光滑柔软,连枪茧都只是淡淡的。

哈瑞任由艾格西仔细观察自己的手,突然问他:“你对我年轻的身体很感兴趣?”

艾格西还没反应过来,哈瑞就抽回手,走到柜子旁,蹲下身体,拉开最底下的抽屉,拿开最上层的布料后,底下出现的是绝不应该再此出现的润滑液和避孕套。

“我们要不要试试?”哈瑞拿出那瓶樱桃味道的润滑液,嘴角挂着迷人的微笑,“工作人员都体贴的准备好了,我们不用岂不是浪费他们的心意?”

艾格西看着哈瑞依靠在柜子上那线条优美诱人的姿势,默默咽了口口水。

“呃,现在还是白天,工作时间,人来人往的,不太合适,既然量好了我们就出去吧。”有些结巴的讲完这些话,艾格西不敢看哈瑞的脸就率先走了出去。

哈瑞略微失望的放下手里的润滑液,但他马上就挂上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如果梅林看到就会知道,当哈瑞露出这种微笑,意味着马上就要有人倒大霉了。

裁缝很意外的看见加拉哈德略微慌张的走出了试衣间,他低头看了看表,默默把某种可怕的想法压制下来,今天超出他理解范围的事已经够多了,他不想再去了解加拉哈德的性能力是否正常。

艾格西不知道在裁缝的眼里,自己已经跟阳X早X挂上钩了,他只是把数据填在表上,交给裁缝,然后微微转头看向悠然走出试衣间的哈瑞。

哈瑞仿佛一点也不在意艾格西刚才的拒绝,只是优雅的跟裁缝点了点头:“要辛苦你们了,请尽快把衣服赶制出来,你也不希望你们的亚瑟没有合适的‘铠甲’不是嘛。”

哈瑞嫌弃的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西装,“在此之前,艾格西,你陪我去买几件衣服。”

 

下午五点钟左右,亚瑟和加拉哈德才姗姗归来,亚瑟早已换下了那身不合身的西装,现在他穿着一套阿玛尼的最新款灰黑色印花修身西装,真是好看的惊人,贴身的西装完全凸显出哈瑞的宽肩细腰翘臀大长腿,而且他好像还理了头发,早上那明显的卷发已经服帖的贴在头上,梅林不得不承认,哈瑞从年轻时就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等等,他身后的加拉哈德怎么一副倍受打击的模样?

哈瑞看出梅林的疑问,他露出兴味盎然的笑容回答道:“哦,没什么,就是艾格西付账的时候,听到售货小姐偷偷议论他是sugar daddy,猜测是他包养我。”

一道看不见的闪电再次打在了艾格西的头上,他还是第一次被人说成是以金钱换取年轻屁股的老色魔。

梅林恍惚想起很多年前他的老友哈瑞跟自己抱怨,每次跟年轻恋人出去购物吃饭总会有人偷偷议论,开始他还能无视,次数多了,他也是介意。梅林不厚道的想,那现在岂不是“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的又一例证。

哈瑞看着艾格西那熟悉的委屈脸,感觉很好笑,但他还是忍住不去继续挖苦恋人,哈瑞体贴的摸摸恋人的头,“我们艾格西可不老,别介意别人说的,你以前也劝过我这些,不是吗?”

艾格西条件反射的想跟恋人撒娇一下下,来换取恋人的温柔的拥抱和爱抚,但看着恋人那比自己年轻了三十多岁的嫩脸,实在是做不到啊。

一旁的梅林默默转开了脸,习惯性无视这对到处放闪的恋人。即使眼前的画面非常有趣:年轻男人一脸宠溺的安抚着表情扭曲的中年男人,这画面在不知情的人看来,真真是违和到极点啊。

 

Tbc


评论(11)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