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郁柠檬日记

【kingsman】奇怪的他(EH,傻白甜,OOC,重返二十岁梗,逆年龄差梗)4

4

梅林和众骑士注视着姗姗来迟的亚瑟和加拉哈德,前者一脸红润,步履轻盈,一副心情很好春风得意的模样,而后者与之相比,则有些伤筋动骨,腰肢酸软的疲惫模样。
“大家早,今天天气真好。”年轻亚瑟一脸温和笑容和众骑士打了招呼,身姿轻巧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然后关心的看着已经坐在座位上的恋人,“饿吗?要不要先吃点东西?”
艾格西面对众骑士加梅林或好奇或揶揄或冷淡的眼神,背景是梅林头顶上的熊熊怒火,淡定的说:“不用了,亚瑟,还是赶紧开会吧,已经不早了。”
哈瑞关切的摸摸艾格西放在桌面上的手,“饿了就告诉我,或者我让厨房先给你弄几个三明治,你知道,剧烈运动过后是需要补充热量的。”
艾格西用眼神表达‘你不需要补充热量吗?’
哈瑞暗示性的舔了舔唇,‘我已经补♂充完了。’
艾格西想起早上的火辣经历,难得的红了脸。
梅林严肃的咳嗽了一声,桌旁的骑士们不管是不是本人亲自在场,都默默无语的转移了视线。
会议照常进行中,有任务的骑士汇报任务进度,没有任务的骑士等待分配任务,艾格西照常的等待着分配任务,KINGSMAN的人手永远不够用,骑士们很少有休息的时间,总是一个任务接着一个任务。
梅林照常说了几个任务,艾格西认真的听着,直到,某人的脚爬上了他的腿。
好吧,这个游戏他们已经很多年不玩了,而且游戏的角色互换。
艾格西面无表情,高超的演技让他不带一丝心虚的迎视梅林的目光,梅林的位置应该看不到桌子底下的情况。
哈瑞一边认真的跟梅林和众骑士做着严肃的眼神和语言交流,一边在桌下,用脱了鞋的脚从爱人的小腿慢慢的往上爬。
艾格西不动声色的抓住那只调皮的脚,微带警告的用力揉了揉,却不知道他的举动让恋人险些呻吟出声。
哈瑞不顾艾格西的掌控,用力的把脚移向他的胯间,艾格西有些想笑又有些想哭,如果是年轻的他,自然不介意在早上来了两发后再在办公室来一发,但现在,他的不应期没那么短啊。
显然哈瑞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犹如神助一般的他得到了年轻的身体,他不知道会不会和什么时候回到老年状态,自然要珍惜时间,早上的性事让他满足满意极了,他想起很久以前,年轻的艾格西跟他调皮,在会议时间这样的用脚挑逗他,当时他是怎么回应对方的?他直接在艾格西腿上来了一个手刀,力道掌握的很好,让对方不会痛只会麻,为此艾格西回家后跟他撒娇抱怨了一番,最后强拉着他在餐桌上来了一发。
目光如炬的梅林能没发现这两只的猫腻吗?不能,但出于对KINGSMAN摇摇欲坠的声誉的维护,梅林还是视若无睹了,天知道他多想冲出办公室,可以不再直视亚瑟那张表面一本正经的脸。
“加拉哈德。”梅林一声叫喊吓的分神的艾格西放开了手中的脚。
“这是你的任务,”梅林把一个文件夹递给他,“特里斯坦会来掩护你。”
艾格西的身形略微僵硬了一下,他是非常不想和这位最年轻的新进骑士一起出任务的,具体原因嘛,是个秘密。
“特里斯坦,你从法国回来就找加拉哈德领一下任务,反正你们也不是第一次合作。”
只是幻影的特里斯坦,年轻英俊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他向梅林礼貌的点了点头,梅林心想这么听话不任性的新人骑士真让人舒心。
“好吧,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有什么问题可以来办公室找我。”梅林说完就匆匆离开了,其他骑士也都跟亚瑟打个招呼,离开会议室或者直接下线,而特里斯坦在跟哈瑞打过招呼后,转头跟艾格西说了句耐人寻味的‘期待再次合作’。

终于办公室只剩下哈瑞和艾格西,哈瑞用脚踹踹艾格西的腿,“你和特里斯坦关系不错?”
艾格西无所谓的耸耸肩,“只是合作过一次的同事,年轻人嘛,活泼一些。”
“跟当年的你一样?”哈瑞想起刚入kingsman时艾格西的上蹿下跳,强忍住笑意。
艾格西抓住那只仍在作怪的脚,摇了摇头,“不,我可是kingsman历史上最优秀的新人,别人都比不上,你想想,哪个新人能炸掉全球众多高层的脑袋?”
哈瑞感到艾格西的手指直接钻进了他的裤脚,正在钩扯着他的吊带袜。
“调皮捣蛋鬼。”
艾格西垂下眼眸,看着手里掌握的性感的脚踝,“这句话现在放在你身上好像更合适。”
“我突然想到,开会前我们说的,剧烈运动后要补充热量。”
哈瑞把另一只脚也加入了他们之间的游戏,暗示性的在艾格西的大腿上勾动着,“我想你现在需要补充一下热量。”
艾格西怎么会不懂恋人的暗示,他轻轻放下手中恋人的双脚,走到恋人的身前,双膝着地跪在他的恋人他的王的身前,在恋人期待、兴奋的目光中,缓缓拉开恋人的裤链。

“梅林,我想跟你谈谈这个任务。”艾格西大踏步的走进梅林的办公室,后面跟着步伐优雅的哈瑞。“为何让我来扮演糖爹?!”
梅林看了一眼怒发冲冠的加拉哈德,再看了看一副老神在在,看好戏的亚瑟,头疼的抹了把脸,“因为你合适。”
加拉哈德尽管很生气,但他没有反驳梅林,而是狡猾的把脸调整成可怜兮兮的模样,转向KINGSMAN的王,释放攻击力一百的求助目光。
亚瑟自然不会拒绝,“梅林,加拉哈德的年龄并不适合这个工作,你可以考虑让帕西瓦尔,或者高文这种年龄的骑士来接这个任务。”
“不,”梅林坚定的拒绝,“帕西瓦尔和高文都不适合这个工作,只有加拉哈德,既能装作糖爹的模样,又有很强的外勤能力,亚瑟,现在骑士不是年纪大了,就是太年轻,只有加拉哈德身手矫健,经验丰富,你说我不找他,找谁?”
哈瑞被梅林的据理力争打败,他一直拿这位老友没什么办法。
加拉哈德看恋人被说的哑然无语,既心疼恋人,又无可奈何,“这真的不是在整我吗?我现在最不想听的就是糖爹两字。”
梅林没好气的推了推眼镜,“我还没有无聊到拿任务去整人,加拉哈德,收起你的玻璃心。”
“好耳熟。”艾格西撇了撇嘴,低声嘀咕,哈瑞安慰的拍拍他的肩膀,因此,艾格西正式接下了伪装成糖爹,混进男色娱乐场所,和特里斯坦互相掩护,见机行事,暗杀一名政府高层官员,以及与其交易买卖国家机密文件的他国间谍。

哈瑞做的晚餐是蛤蜊蒸蛋,味道鲜美异常,大大抚慰了艾格西因为分派任务而受伤的心。哈瑞满意的看着恋人连吃了两碗还意犹未尽的脸,没有像往常那样去控制恋人的饮食。
洗完一个热水澡,刚刚倒在床上的艾格西就被在床上等待着的哈瑞抱住,艾格西苦笑的捉住哈瑞到处抚摸的手,转头看向一脸性味盎然的恋人,“你不觉得我们的频率太多了?”
艾格西在早上刚刚跟哈瑞来了两发,然后在会议室又给他来了一发口活,艾格西很久没这么频繁的做爱了。
“有吗?”哈瑞吻了吻艾格西端正的下巴,“你忘了你年轻时是怎么折腾我的?”
艾格西反省了一下,觉得自己以前是‘有些’过分,讨好的笑笑:“所以亲爱的你是在报复我?”
哈瑞笑着反问:“难道你不喜欢这样的‘报复’?”
艾格西觉得身体有些热了,好吧,他是可以再和恋人来个一发,但他现在真的很想睡个好觉,因为明天他还要跟梅林准备计划,然后出任务。
“我喜欢,哈瑞,你知道,我喜欢你给予我的一切,但,我们今晚就好好睡觉好么?”
哈瑞挣脱开艾格西的手,隔着睡衣把手放在艾格西半硬的阴茎上,装作吃惊的模样:“看来小艾格西不是那么想的,它想要我。”
艾格西叹口气,他终于理解了中国的一句至理名言:天理昭昭报应不爽。艾格西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直接压倒哈瑞,使出100%的体力,好好的满足恋人。

“艾格西,该起床了。”哈瑞难得起的比艾格西要早。
“不,哈瑞,让我再睡一会。”艾格西把被子蒙在头上,拒绝起床。
哈瑞看了看手表,为难的叹口气,“我们又要迟到了,快起床,别像个小孩子那样。”
艾格西生气的撩开被子,“你昨晚把我榨干了,现在还不让我睡觉吗?”
哈瑞无奈的看着艾格西的委屈脸,心里想:好吧,他在我面前还是像个孩子。
“别委屈了,”哈瑞坐在床边,顺毛捋捋艾格西凌乱的头发,“既然醒了就起来吧,我们不能每天都迟到啊。梅林的脸昨天就已经黑的跟锅底一样了。”
艾格西闭着眼抱住哈瑞细瘦的腰,痛苦的呻吟一声,他觉得自己恐怕活不到五十岁了。

Tbc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