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郁柠檬日记

[Kingsman] [原创] 【kingsman】万圣节惊魂(蛋哈,OOC,微恐怖血腥,慎入)

这是个由几部恐怖片组成的微恐怖故事,微虐,甜加恐怖,恐怖中还带刀片,因为作者最爱看恐怖片,所以脑洞会很无厘头,谢绝谈人生ㄟ( ▔, ▔ )ㄏ
还有,晚了一天才发很不好意思啊

 

 

 

 

 

 

 

万圣节惊魂

 

 哈瑞不喜欢万圣节,好吧,跟他的年龄没关系,我们的好绅士,优雅文质彬彬的哈瑞哈特先生从小就不喜欢过万圣节,他不理解人们为了一些根本不可能存在的怪物而去举行各种活动,还有孩子玩的不给糖就捣蛋,他也从不参与,哈瑞的父母每年都会很失望的看着小大人一样的哈瑞在万圣节做完作业,温习完功课就早早睡觉,把他们提前准备的小吸血鬼礼服扔到一边。

“父亲,母亲,世界上根本没有吸血鬼这种东西,我为何要化妆成吸血鬼,这个节日根本没有什么意义,我先去睡了,晚安。”哈特夫妇看着儿子一脸不屑参与的模样,只能失望的叹气。

现在我们的哈瑞先生已经五十岁了,他没想过自己竟然会在这种年纪的时候被迫参与万圣节,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他年轻的恋人,年仅二十五岁的艾格西。

“艾格西,你能再解释一次,为什么我们要在晚上十二点,来这种鬼地方?”

哈瑞先生的好脾气已经快消耗殆尽。

“哈瑞,别生气嘛,”艾格西开启狗狗眼攻击,“你说不想过万圣节,我就为我们找个安静的,又符合万圣节意义的活动啊,你不喜欢吗?”

哈瑞无力的看着自己年轻的恋人,开始检讨自己是不是太宠他了。

“所以,你在我本该入睡的半夜十二点,把我拉到这个有名的鬼屋,来做一次探险,就是你所谓的安静的万圣节活动?艾格西,我真的很累,今天我和梅林开了一天的会。”

艾格西开启撒娇第二阶段,摸上了哈瑞的手,轻轻抚摸着,“哈瑞,我推了我的哥们和洛克希的邀请,只是想和你过两个人的万圣节,我知道你讨厌吵闹,所以,今晚陪陪我好么,我保证,这花费不了多少时间,我们进去,快速的检查一遍,然后就回家,ok?”

哈瑞叹口气,他感觉自己永远也不懂得怎么去拒绝艾格西。

然后,在艾格西小小的欢呼声中,金士曼的亚瑟和加拉哈德,迈进了英国最为驰名的鬼屋。

 

艾格西从口袋里掏出让梅林搞到的钥匙打开了尘封很久的大门。

吱呀呀的渗人的开门声倒是很符合鬼屋的气氛。

哈瑞接过艾格西递给他的微型手电,打开后,只有一团微小的白光,然后他很无语的看向艾格西。

艾格西解释:“这样才有气氛嘛,要是拿着探照灯,哪里还有恐怖感。”

哈瑞很想翻个白眼,但多年的绅士礼仪阻止了他,而且他最在意的就是自己在蛋西面前的形象。

艾格西兴奋的拉着很不情愿的哈瑞走进了鬼屋,房子地板多年失修,走在上面会发出仿佛随时会断裂的嘎吱嘎吱的声音。

哈瑞很嫌弃的看着布满尘土,荒废很久的房子内部,小心不要把衣服弄脏。

艾格西一边拿手电筒四处照着,一边给从不看鬼故事的哈瑞科普这个房子的故事,“这个房子的主人是维多利亚时代的一对同性情侣,他们隐藏恋情,一起住在这个房子里,而其中的一个人是苏格兰场的警官,在一次追捕犯人中被死了,然后他的爱人也在这个房子里殉情了,从此这个房子就开始闹鬼,只要是夫妻或者情侣住进这座房子,最后他们的结果都不好,而传说中,万圣节是闹的最厉害的时刻,那两个鬼都会出现,血肉模糊。”

哈瑞真的觉得很没有意思,他现在只想躺倒在家里的大床上,好好睡一觉,他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艾格西没有注意身后爱人的兴味索然,只是兴奋的打开每个房门,再进去走一圈。

终于,在哈瑞的殷殷期待,在艾格西的强烈失望之下,他们完成了这次探险。

哈瑞心情很好的说:“好了,艾格西,我们可以回家了吧。我就说,世界上根本没有鬼魂这种东西。”

艾格西很失望,但看着爱人疲倦的脸,也是有些心疼,“对不起,哈瑞,我强拉着你陪我玩这种无聊的游戏。”

哈瑞温柔的笑笑,“艾格西,跟你在一起,我怎么会无聊?”

艾格西痴迷的看着爱人,在这种环境中,哈瑞仿佛降落尘世的天使一般,他情不自禁的抱了上去,“哈瑞,你真好。”

哈瑞静静的回抱,他闭上眼,享受着静默的甜蜜。

突然碰的一声巨响惊到了他们两人,哈瑞和艾格西都条件反射的摸出了枪,两人机警的朝声音的方向看去,发现本来一直开着的前门紧紧的关上了。

艾格西放松了下来,“可能是风把门吹上了。”

哈瑞没有说话,他突然有种强烈的不好的预感,今夜一直都无风。

艾格西快步走到前门,扭动一下门把手,没有拧开,然后他掏出了钥匙,结果在转动钥匙的过程中,钥匙竟然直接断在了锁孔里。

艾格西目瞪口呆的转头看向身后的哈瑞,哈瑞一脸严肃的看着他。

“我没用力,我不知道怎么变成这样的?”艾格西急忙解释。

哈瑞点了点头,“我没怪你,我们找找别的出口吧。”

艾格西想现在也只能这样了,他郁闷的扔下断为半截的钥匙,跟着哈瑞一起往里走,可惜这个屋里的窗户都是封上的。他们又试了试厨房的后门,也是锁上的。

正当艾格西和哈瑞商量着直接踹门离开的时候,一阵古老音乐胶片发出的断断续续的音乐声突兀的传了过来。

艾格西和哈瑞对视一眼,都有点紧张,因为刚才他们已经在房子里的各个角落里转了一圈,可以肯定这个房子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艾格西机警的举着枪走在前面,哈瑞垫后,两位顶级特工顺着音乐声小心翼翼的走进一间宽大的书房,房间里一切如常,只是有一部古老的留声机缓缓运作着。

艾格西走到留声机前,轻轻拿下唱针,在空旷的屋子里出现的那让人很不舒服的音乐声截然而止。

艾格西微微松口气,哈瑞机警的站在房门口一边观察着屋里的情况,一边留意着外面。

艾格西突然想到,这个留声机是最古老的手摇式,不是用电的那种,所以,如果没有人摇动它,它根本不可能运作。所以,这个房子,除了他和哈瑞,应该还有别人。

哈瑞显然也想到了,他向艾格西使了个眼色,他先缓缓退到走廊,等艾格西走出来。

但当艾格西即将走到门口的时候,房门在无任何外力的作用下,直接碰的关上了。

两人都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他们在门里门外呼喊对方,确认对方的安全,同时由艾格西拧动门把手,但门就跟一堵墙一样,纹丝未动。

“哈瑞,你躲开,我用枪。”好吧,明天梅林肯定又要数落他了:非工作时间用枪+破坏他人财产。

哈瑞赶紧躲开艾格西的射程,“开枪吧,艾格西。”

随着碰碰几声枪响,然后是艾格西的踹门声,门仍然纹丝未动。

“哈瑞!”艾格西是真的慌了,他不是为自己担心,他是怕孤身一人的哈瑞出现未知的危险。

哈瑞紧紧皱着眉,说不紧张说不焦虑那是不可能的,但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他要救出艾格西,“艾格西,你等等我,我去前门那看看,如果能出去的话,我记得车里应该有微型炸弹。”

“好的,哈瑞,你小心点。”艾格西紧靠着门,对门外的哈瑞大声说道。

哈瑞快步往前门走去。

 

艾格西被困在书房里,他好后悔拉着哈瑞来这里探险,真是大大的傻瓜主意。

艾格西心里担心独自在这个明显有问题的房子活动的哈瑞,他大步走向被封着的窗户,想找东西砸破玻璃窗,然后再想办法拆开玻璃窗外的木板。

正当艾格西拿着手电筒到处乱照的时候,突然书桌上的蜡烛燃烧了起来,随着一个蜡烛被点燃,很快速的,不管是桌子上,还是墙上的蜡烛都被点亮了。

随着书房变的明亮起来,书房里的东西也是焕然一新,残破的沙发,布满蜘蛛网和灰尘的书桌书架,残破的地板都不见了,现在呈现在艾格西眼前的是充满着维多利亚风格复古风格的书房。

艾格西在心里对自己灌输着要冷静要冷静,但他的大脑直接开启了红色警报,他是真的见鬼了。

突然,书房的门把手缓缓的转动了,艾格西举着枪对准房门,他在心里期待着:是哈瑞,是哈瑞。

随着房门的打开,优雅走进来的,真的是哈瑞。

 

哈瑞快步走向前门,他恼怒的对着前门开了几枪,又踹又撞,但显然,这个房子的房门仿佛都是艾格曼合金做的,刀枪不入。

哈瑞靠在前门上有些气喘吁吁,紧张感从未如此强烈过,他告诉自己不要想被困住的艾格西,不要胡思乱想艾格西会遇到的危险,艾格西不会有事的,只要他理智的解决这件事,他们很快会离开这座该死的房子,回家两人好好的睡一觉,可是现在的情况是,他们都被困在了这里,shit!

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响起,哈瑞快速的转身持枪看去,一个人背对着他走进了一间房间,那个身影和衣服是艾格西!

“艾格西!”哈瑞喊了一声,但艾格西没有回答他,哈瑞担心的快步跑进了那间房间,吃惊的发现,那间应该是卧室的房间里烛光闪闪,屋里一片明亮,而屋里的东西也都焕然一新。整个房间看起来温馨舒适,但哈瑞此刻只感到寒毛直竖,不止是因为这个房间他们之前进来过,完全不是这个样子,还因为艾格西此刻直直的站在房间里背对着他,低垂着头,一言不发。

 

“哈瑞!谢天谢地!”艾格西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他小步跑向爱人,“这个房门是怎么回事?刚才明明怎么也打不开啊。”

哈瑞一脸好笑的看着他,“不会啊,这个房门没有问题,不信你试试。”

艾格西觉得有些不对劲,“哈瑞,我们赶紧走吧,别管这个该死的房门了。”

哈瑞失望的点头,“好吧,你先走。”

艾格西快步走向门口,然后在房门口僵硬的站住了,门外本应该是走廊的,但此刻他看到的是跟这间书房一摸一样的另一间书房!

艾格西缓缓的回头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笑盈盈看着自己的哈瑞。

“你怎么不走啊?”哈瑞笑的露出了脸颊酒窝,他一脸宠溺的看着艾格西,“那我先走好了。”说着他大步流星的走进另外一间书房,艾格西生怕房门再关闭,两人再分开,他紧紧跟着哈瑞走进了书房。这次,他们面对的是扇一模一样的房门。

哈瑞停在房门口,回头看向戒备看着他的艾格西,“我们接着走?”

艾格西挑了下下巴,“你先走。”

哈瑞无所谓的耸耸肩,他轻松的走到门口,轻轻拧动了一下门把手随着清脆的咔嚓一声,房门开了。

让艾格西难以接受的是,门外,仍是一间一模一样的书房。

“这不可能。”艾格西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哈瑞直接走到书房的沙发上坐下休息,“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亲爱的。”

艾格西拿枪指着哈瑞,“你不是哈瑞,你是谁?!”

哈瑞一脸哀怨的看着他,“可怜的孩子,你连你的爱人都不认识了?!”

艾格西愤怒的冲他脚边开了一枪,“别演戏了, 你根本不是哈瑞,说,这一切是不是都是你做的!”

哈瑞看了看地板上的枪眼,不高兴的皱起眉,“这是我最喜欢的实木地板。”

艾格西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他努力说服自己,这是敌人的陷阱,敌人整容成了哈瑞,这个房子也许就像异次元杀阵一样,只是某种机关。但他的理智告诉他,三个书房的总大小已经超出了房子的宽度了。

哈瑞叹了口气,他站起来,无视艾格西的枪,他拿出一个手帕,用力擦了擦额头,然后不可思议的,他的额头出现了一个血洞。

艾格西觉得呼吸困难,他痛苦的想起了在教堂前的那一幕,他从未见过哈瑞头上的伤口,当他再次见到醒来的哈瑞时,那只剩下一个淡淡的疤痕。此刻,这个血洞出现在哈瑞的额头上,让他感受的不是恐怖,而是心痛。

哈瑞慢慢走进微微颤抖,眼眶发红的艾格西,温柔的拿下他手里紧握不住的手枪,“好孩子。”

年轻人被迫近距离观看那个血洞,虽然他知道这位并非本尊,但他还是任由那个哈瑞执起他的手,抓住其中一根手指,在他急速升腾起恐惧的目光中,把他的手指缓缓放进了血洞中。

艾格西再也经受不住的昏了过去。

 

“艾格西?”哈瑞与房间里的艾格西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你怎么出来的?”

本来低垂着头的艾格西缓缓抬起了头,“出来?我也不知道。”

哈瑞紧张的抿了抿唇,“艾格西,你转过来看着我。”

艾格西身体僵硬,犹如丧尸一般的直直转了过来。

哈瑞惊恐的瞪大了眼,他看到艾格西的胸前一片血红。

“我好疼,”艾格西嘴角还挂着鲜血,他目光空洞的看着哈瑞,“你帮帮我,我胸口好疼。”

“天啊!艾格西!”哈瑞直接扔下枪,一把拉起艾格西,急切的把他放在床上,“让我帮你看看。”

哈瑞手指微微颤抖的解开艾格西的西装和衬衣,他几乎在控制不住的流泪,因为他能看出艾格西受的肯定是致命伤。

而事实是现实比想象的还要残酷,艾格西的胸前不知被什么炸的惨不忍睹。

“我是不是要死了?”

哈瑞咬着自己的下唇,心痛的无以加复,他不是没想过和艾格西分离的一天,他们都是特工,他们有巨大的年龄差,他一直以为先走一步的那个会是自己,就算他的自私吧,他完全不想面对恋人离开后只剩下自己的世界,而此刻,最可怕的噩梦成真,哈瑞难受的恨不得此刻也能死去。

“不会的,你不会死的。”哈瑞眼含泪水安慰着爱人,他轻轻执起爱人的手,放在唇边吻着,“艾格西,不要离开我。”

艾格西面无表情的看着哈瑞,无视哈瑞的伤心难过,“你爱我吗?”

哈瑞没有思考艾格西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只是发自真心的回答他:“我爱你,艾格西。”

艾格西的脸上浮现一丝奇怪的笑容,“我也爱你。”

哈瑞难受的哽咽一声,但他努力的微笑着,“会好的,艾格西,你会好的。”

艾格西叹口气,“我知道我不行了,但我想把我最珍贵的东西送你,这样东西代表我的爱。”

哈瑞不知该怎样反映,他任由艾格西抽回了他的手,看着他把两只手放在他受伤的惨不忍睹的胸口,然后把两只手就那么伸进了胸腔,哈瑞恐惧的看着艾格西,艾格西的脸上没有一丝疼痛痛苦的表情。然后,他就在哈瑞极度的震惊中,挖出了他那颗跳动着的心脏。

“这个,我想送你,我的爱人,他代表我对你的爱。”

哈瑞看向那个捧着跳动的,血淋淋的心脏,一脸深情要送给自己的艾格西,不堪重负的大脑终于罢工,他也昏了过去。

 

“艾格西!”哈瑞惊叫着醒了过来,他吃惊的发现自己躺在废旧坍塌的床上,晨曦的阳光缓缓照进房间,卧室已经恢复原样,昨晚的一切仿佛是个梦。哈瑞不顾衣服上的尘土,他直接跑向艾格西被关的那间书房,而这次,他很轻松的就拧开了门把手,他推门而入,发现艾格西闭着眼躺在地上。

“艾格西!”哈瑞紧张的扑了上去,探了探艾格西的呼吸,发现他呼吸均匀,而艾格西也很快就醒了过来,两人无言的对视了一会后都紧紧的抱住了对方。

“哈瑞,”艾格西红了眼眶,他用手摸上哈瑞的额头,在那里只有他熟悉的浅浅的疤痕,他再次用力抱紧哈瑞。

哈瑞同样激动,他仍由艾格西大力拥抱弄痛自己,静静的感受着爱人鲜活的温度。

艾格西突然放开了哈瑞,“我们赶紧走吧,哈瑞,离开这!”

哈瑞点了点头,他跟艾格西两人急切的步履微微蹒跚的走到前门,不可解释的,那把钥匙完整的插在钥匙孔上,艾格西义无反顾的拧动钥匙,打开了门,门外晨光照耀着整条街道。

艾格西和哈瑞几乎是用跑的离开了这座房子,他们上了车,急切的开车向家里驶去。

一路无话,回到家,两人没脱衣服直接倒在床上,拥抱着彼此,心情仍不能平静。

“对不起,哈瑞,都是我的错。”

“不,艾格西,”哈瑞宽容的看着惊魂未定的艾格西,“只是答应我,不要离开我。”

艾格西苦笑,“这也是我想说的,哈瑞,不要离开我。”

哈瑞摸摸艾格西凌乱的头发,“我不会离开你,艾格西。”

哈瑞知道他们迟早会面临分离,但在那之前,他们要好好珍惜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得到保证的艾格西疲倦的闭上双眼,在爱人气息和家里的安全感中再次睡去。

哈瑞缓缓的闭上眼睛,把下巴抵在爱人的头顶上安心的坠入梦乡。

 

鬼屋

两个男人站在窗户前看着哈瑞和艾格西跑向车子,开车离开。

“他们很爱对方吧?”

“是啊。”

“我们做的是不是有点过分?”

“哪有啊,我们也就万圣节能现身玩一玩,以前那几对,看对方出事吓得直接都跑了,自私的只顾自己,我替他们试出真爱,不是很好吗?”

“是是是,你说的对,那明年的万圣节?”

“当然,我们可以想些新点子,如果是情侣进来的话。”

“好,亲爱的。”

“爱你,亲爱的。”

两个男人的身影慢慢的在晨光中消失了。

 

END

 

 

评论(3)

热度(24)

  1. peace whale忧郁柠檬日记 转载了此文字
    好萌啊啊啊,还有鬼魂cphh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