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郁柠檬日记

[复仇者联盟][原创]假戏真做 完结(盾铁,半架空,OOC)

参加晚宴一直是托尼的必修项目,在小辣椒归队后,这项任务再次登上公司活动排行榜的前三位。用小辣椒的话说:“为了公司,为了生意,为了塑造好的形象。不要再拉低下限了,托尼!”当然最后一句是用吼叫的形式表现出来的。
酒店门口,托尼和小辣椒盛装打扮的下车,面对酒店前面的记者手挽着手,面带微笑,挥手示意。而史蒂文则默默的跟在他们身后。
托尼一直克制着自己,不要回头,不要去看史蒂文,别再露出花痴的表情了。
让时候回到晚宴前,托尼在别墅里换好了服装,打扮的光鲜亮丽,在面对来接他的同样打扮好的小辣椒和史蒂文的时候,他的目光就死死的钉在了史蒂文身上。史蒂文一直喜欢穿很低调的服装,西装也就那几套,而他现在穿着一件托尼从没有见过的、非常修身的阿玛尼黑色西装,里面穿着深灰色的衬衣,系着黑色的亚光领带。托尼看着那两条笔直的被西裤包裹的曲线毕露的大腿,偷偷吸了吸口水。
“托尼,你愣什么神啊?快迟到了。”小辣椒穿着一件华丽的绿色礼服,完全突出了她完美的曲线。
“哦,迷死人了,你怎么穿的这么性感?”托尼也不知道这句话是冲谁说的,反正那两个人站的很近。
“你从来不说这种话的。”小辣椒皱起了眉头,转头看向史蒂文,“他又抽什么疯了?”
史蒂文看着穿着银灰色西装,红色衬衣,系着金色领带的托尼,为那跟战甲一样的色系搭配而感到有些好笑。他向小辣椒摇摇头,表示自己一无所知。
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托尼和小辣椒亲密的走在前面,而史蒂文‘悲惨’的跟在后面,当然,史蒂文自己一点也不觉得悲惨,就是前面托尼那‘妖娆’的走路方式和那西装外套都盖不住的挺翘臀部让史蒂文有些分心。
进入酒店,小辣椒立刻就奔入CEO的圈子中去了,托尼跟史蒂文在吧台坐下,各自点了杯酒。
托尼终于能仔细打量史蒂文了,“这套西装是你自己的吗?”这也太TMD惹火了,各种曲线毕露,尤其是胸肌都快把衬衣撑破了好么。
史蒂文克制住翻白眼的冲动,不断提醒自己,那很有损形象的,尤其是在这种很有身份的公共场合。
“为什么不会是我的?就因为它是阿玛尼的?”
“不,”托尼急急地喝了一口酒,“你知道,就是看起来型号小了点。”
“可是专卖店小姐说我就适合这个型号,我当时也觉得小了点,但她们一致保证这件更合适。”史蒂文认真且疑惑的解释着。
托尼无语了,他明白那些售货小姐的心情,也能想象当时她们的激情,甚至是试衣服时的上下其手。但无法解释的是,他现在就是TMD很不爽好么,几乎所有眼睛都在窥伺着史蒂文,已经有好几个富婆和有钱寡妇尝试找他搭话了,而他,托尼斯塔克竟然无人问津?!
“托尼,我看见个朋友,去打个招呼。”史蒂文对生闷气的托尼交代了一声就离开了。
好吧,史蒂文也抛弃了我,他的朋友?还真没见过他的朋友呢。托尼探头看过去。
红发美女,性感火辣,那夺目的漂亮脸蛋因为史蒂文的靠近而绽放光彩,芊芊玉手搭在了史蒂文的胳膊上,而史蒂文露出了十分开心的笑容。
“TMD,我受够了!”托尼摔掉手里的酒杯,无视那被他突然大吼吓得心里受创的无辜酒保,大踏步往史蒂文那走去。
“嗨,史蒂文,这么个美人怎么不介绍给我认识认识。”托尼一副花花公子的模样出现在史蒂文两人面前。
美女神色复杂的看了眼史蒂文,然后自我介绍道:“我叫娜塔莎,是史蒂文的...朋友?”
史蒂文低头忍住笑,他知道娜塔莎最爱演戏捉弄人。
“哦,亲爱的,为什么不敢确定关系?难道你跟这个大个有什么?”托尼眉飞色舞的说着,一副调情的调调。
娜塔莎点点头,“我们的关系比较复杂,不好解释给你听,斯塔克先生。现在请让开,让我和‘大个’跳个舞,好么?”
娜塔莎没理会托尼那被她拒绝后的呆愣模样,拉着史蒂文进入舞池。

“嘿,你这次的任务目标不是个天才吗?怎么浑身冒着傻气?”娜塔莎低声说。
史蒂文想起托尼不由得露出了笑容,“他就是那样,但他是个好人。”
娜塔莎无语的看着他,“在你眼中很少有坏人,好么?”
史蒂文赞同的点点头,“也许是那样。”
“哦,他过来了。”娜塔莎向一个方向示意了一下,史蒂文转头发现托尼不知哪找的舞伴也开始翩翩的跳起舞来,而且有慢慢向他们靠近的趋势。
娜塔莎沉思了一会,“托尼斯塔克不是直男吗?”
史蒂文差点迈错一个步子,“你怎么这么问?”
娜塔莎优雅的一摆头,“他的眼睛都快往你身上喷火了,你还问我为什么这么问?”
史蒂文在转身的时候看了一下,果然托尼那双大眼睛不时的扫视着他和娜塔莎,视线很尖锐。
娜塔莎突然用小腿勾住史蒂文的大腿做了个贴身的姿势,很快那边就传来有人迈错步、踩了脚、道歉的熟悉声音。
“他没有占你的便宜吧?队长,不然探长知道后很可能会用电击枪电到他生活不能自理。”
史蒂文抱着娜塔莎来了个转身,走到远一点的地方,“千万别告诉探长,现在说说任务,上级派你来干什么?”

史蒂文和娜塔莎分了手,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喝着闷酒的托尼。
托尼抬头看看一脸不赞同看着自己的史蒂文,咧嘴笑了笑,“怎么?和你的美人分手了?”
史蒂文坐在他身边,夺过他手里的酒杯,“你又不爱惜身体,珀特斯小姐特别交代你不能在晚宴上喝太多的酒,你一会还要发言呢。”
托尼神色阴沉的看了他一会,“你别管我,去跟你的美女跳舞去吧,把酒给我。”
史蒂文直接把酒杯放在经过的侍者的盘子里。
托尼生气的拉住了史蒂文的领带,面对面、恶狠狠的对他低声吼着:“你是个混蛋!”
“没有你混蛋,托尼。”史蒂文按住抓着自己领带的那只手,认真的看着他,“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托尼,那个神采飞扬,自信的托尼斯塔克去哪里了?”
托尼眼角发红,恶狠狠的说着:“你懂什么?史蒂文,你什么都不懂!”
史蒂文无视对方满口酒气的恶形恶状,“我是不懂,托尼,那是因为你什么都憋在自己的心里,不说出来,我们没有办法帮你。”
托尼还想再说些什么,但那边的小辣椒急匆匆的走了过来制止了他,“你们在干什么!”
托尼松开手,倒在沙发上,“没什么。”满不在乎的撇撇嘴。
小辣椒揉揉太阳穴,她感到托尼气得她的头一阵阵的发疼,“你怎么又喝这么多的酒?!”她压低声音坐到托尼的旁边,“你一会还要发言的。”
托尼打了个酒嗝作为回应。
史蒂文无奈的看了托尼一眼,对小辣椒说:“我还是送他回家吧,以防出些什么乱子,你找个理由把他的发言取消吧。”
小辣椒满脸的失望神情,“好吧,也只能这样了。”
“我跟他打车回去,我告诉霍根让他等你。”史蒂文架起醉醺醺的托尼,跟小辣椒摆摆手,就离开了酒店。

在回家的路上,托尼吐了一次,史蒂文特意多给司机一些小费作为补偿。
贾维斯一如既往的贴心周到,直到把托尼送进卧室。
“史蒂文,吻我~~~”托尼拉扯着史蒂文的领带不肯撒手。
史蒂文被他的突然袭击拉扯到了床上,托尼浑身滚烫,史蒂文不敢乱碰,只能抓着他的手,想让他放开。“托尼,听话,放手。”
托尼在跟史蒂文的扭动中仗着史蒂文不敢碰他的优势,坐到了史蒂文的身上压着他,“托尼可是从来都不听话的,现在应该是你听话,快,吻我!”
史蒂文无奈的看着坐在自己身上,头发凌乱 ,衣衫不整的酒鬼,“我不吻酒鬼,托尼!”
托尼委屈的撅起嘴,“我不是酒鬼!我是人人都爱的托尼,咯,斯塔克。”
“好吧,托尼咯斯塔克,请你从我身上下来好吗?你现在臭死了,托尼,你需要好好的洗一洗!”史蒂文终于解救了自己的领带,而他身上的托尼露出了恍然大悟、坏坏的表情,史蒂文为此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哦,正直的史蒂文先生,要求一起洗澡?呵呵,很好啊。”
史蒂文用手捂住脸,“我什么时候说要一起洗澡了?托尼,你的下限在哪里啊?”
托尼主动爬下了史蒂文的身体,用手拉着他,使出了酒鬼的蛮劲儿,“宝贝,别,咯,不好意思,来吧。”
史蒂文看着托尼把自己往浴室拉去,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托尼开始疯狂的脱起了衣服,“史蒂文不喜欢臭臭的,呵呵,我也不喜欢。”
史蒂文看见那个蓝色的反射弧露了出来,而它周围都是黑色的斑纹,有些斑纹甚至已经爬上了托尼的脖子。
当托尼脱得只剩黑色三角裤的时候,史蒂文反应了过来,连拖带抱的把托尼拉回了床上,用被单盖住了他,“睡吧,我陪着你。”史蒂文看着托尼那双有些恍惚的大眼喃喃道。
托尼突然沉静了下来,仿佛刚才大发酒疯的是别人。他只是用那双大大的眼眸专注的看着那用温柔怜悯目光注视着自己的男人。
“你知道了?”
史蒂文不知道托尼指的什么,是借酒装疯?是他中毒而且可能没救了?还是他们那复杂的感情问题。
“我知道了。”史蒂文坐在托尼的身边,不敢再去看他,抬头看着天花板无力的说着。
托尼沉默了会,“你知道,你刚才应该吻我的。”
这次换史蒂文沉默了。
托尼突然咧嘴笑了笑,尽管那笑容是那么的苦涩,“只有酒醉的情况下我才能无所顾忌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什么也不要想,什么责任也不想负担,只想做些自己一直想做的事。”
史蒂文突然低下头,在托尼惊讶的目光中,轻轻的贴上了他的嘴唇。这是一个纯洁的轻如羽毛的吻,与上次火辣的吻截然不同,但这次,两人都感到了更强烈的怦然心动的感觉。
托尼抬起胳膊,拉住了要离开的史蒂文,抬起头更用力的吻了回去。
“托尼?”小辣椒的声音从楼下传了过来。
楼上的两人飞快的离开了彼此,史蒂文没有去看倒在床上的托尼,而托尼也闭上了眼睛没有去看离开房间的史蒂文。

“你今天想戴哪只表?托尼。”史蒂文拿着表盒走进了托尼的房间。
今天是托尼的生日,照例要举办个美国式的大型的生日派对。
史蒂文一进门就看见了那些黑斑和反射弧,也看见了托尼那张丝毫没有活力的脸孔。
托尼在镜子前扣好胸前的扣子,“今天是我的生日,你不想说些什么?”
史蒂文放好盒子,打开了它,里面是十几只价值上亿的手表,史蒂文没有再看向托尼,而是专注的欣赏起那些表。
“我想我应该说:生日快乐,托尼。”
“你没有什么想送我的吗?”热热的呼吸就在耳边,托尼不知什么时候没发出声音的移到了他的身后,此刻正紧贴着他说话。
史蒂文放在桌上的手紧了紧,“是的,我有礼物,托尼。”
“是什么?拿给我看。”托尼的唇轻触史蒂文的耳朵,史蒂文赶紧阻止身体里面奔涌的热流。
“你这么贴着我,我可没办法拿给你。”史蒂文无奈的说着,同时感到托尼在他耳边笑了,那股股热气吹进了他的耳朵,而且他感到一个硬硬的东西抵在了自己的臀部。‘上帝保佑,那是托尼的手机。’
“我们都是懦夫,你承认吗?史蒂文。”托尼走开了,史蒂文大大的松了口气。
史蒂文没有回答托尼的问题,他走出了房间,不一会就回来了,手里拿了个包装好的盒子。
托尼先是愣愣的看了会那个盒子,仿佛在考虑那是不是个炸弹,然后又飞速的抢走了它。
“哦,这么轻?我给你的工资你都花到哪去了?”托尼用手颠了颠盒子。
史蒂文翻个白眼,“我想那是我的个人隐私,先生。”
托尼开始有些暴力的拆盒子的包装,直到它露出了里面的东西,那是副被简单装裱的素描画像。描绘的是在餐桌上开心吃着意大利面的托尼,画像上的他没有西装革履,只穿着T恤和运动裤,甚至头发都是烂糟糟的,但他的表情是快乐的,眼角的细纹都是那么的真切。
托尼失去了语言能力,他握着画框的手有些颤抖。
“这是我画的,嗯,我不知道送你什么好,你什么都有,所以,我想送你这幅画,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史蒂文有些无措的看着托尼的反应。
托尼很明显的深呼吸了几次,“TMD谢谢你的礼物 ,哦,我的意思是我很喜欢这个。还没人送过我这个。”托尼急急的把画放在桌子上,仿佛那真是个炸弹。
史蒂文有些尴尬,他一直只爱画些风景,虽然也画过人物素描,但也只是难得的几个朋友。这次不知道为什么,他画了很多托尼的画像,有飞扬跋扈的他,有装可怜的他,还有脸露悲伤的他。在自制力重新回归之前,他画了整本的托尼。而到了托尼的生日,他不知道要送他什么,他想让他恢复健康,他想看到那个虽然会让人不爽但充满自信光彩的托尼。
史蒂文看了眼时钟,派对快开始了,他还有些准备工作要做,“一会见,托尼。”
“等等,史蒂文,”托尼突然拉住了他,“我还想要一个生日礼物。”
史蒂文知道此刻他应该找个话题跟托尼开开玩笑,打个哈哈的混过去,但当他面对托尼那认真并透露出丝丝脆弱的面容时,他没有办法那么做。
“史蒂文,我...”在托尼把那句话说完之前,史蒂文就狠狠的吻了上去。
托尼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呜咽,张开嘴回吻的同时用力抱紧了史蒂文。
他们疯狂的纠缠着吻着,仿佛是在世界末日,而接吻是唯一活命的方法。

派对上托尼穿着钢铁战甲和DJ演奏着音乐,台下的人们哈哈大笑的看着他醉醺醺的搞笑动作。
“你怎么了?”吉姆很高兴能参加最好朋友的生日派对,但看见一个哭红了眼的小辣椒可出乎他意料之外。
小辣椒擦擦眼睛,努力想挤出了个微笑,但明显失败了,“你去看看托尼,吉姆,我,我现在不想看见他。”
吉姆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大踏步的走进了舞厅,看见托尼一副喝多了的状态,而他竟然还用斥力炮来打香槟和水果来取乐,台下的名模们都哈哈大笑的附和他,不断的往空中扔东西让他打。
吉姆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

打斗过后,倒在地上的托尼突然清醒了很多,他环顾四周,周围都是玻璃碎片,一个人也没有了,而他最好的朋友吉姆穿着托尼有意送给他的战甲正看着他,即使隔着面板,他仍能感到对方的失望和不理解。
吉姆离开了,托尼一个人静静的躺在地上。
托尼让贾维斯给小辣椒和史蒂文打了电话,但两人都没有接他的电话,他冷冷的笑了笑,发动战甲离开了别墅。

托尼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史蒂文的‘女友’。
托尼本来在甜甜圈店铺的标志物上吃着甜甜圈,然后他就被一个一身黑的独眼黑人叫了下来。那个黑人自称是政府神盾局的负责人尼克福瑞,他狠狠的用语言教训了托尼一顿,随后,一个身着紧身衣的窈窕美女走了过来,在看清来人后,托尼吃惊的叫了起来。
“你?!”是那个红发美女,是那个和史蒂文跳‘贴面舞’、自称与史蒂文‘关系匪浅’的女人!
“史蒂文知道吗?!”托尼失声问道,“你利用了史蒂文?!”
对面两人面面相觑了一下,然后福瑞就皱紧了眉头,注视着托尼的方式仿佛他是个外星生物。而娜塔莎完全是戏谑的腹黑式笑容。
“嗯,你会告诉史蒂文吗?”
福瑞放开了放在娜塔莎肩上的手,向后靠,观察他们的互动。
托尼没想到娜塔莎会这么问她,反问道:“你说呢?”
娜塔莎看着他有些涣散的眼神和脖子上的黑斑知道他确实中毒不轻,“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好好为史蒂文考虑,因为他会心碎的,怎么说我们也...”
娜塔莎在托尼竖起耳朵的关键时刻不说了,留给了他无限的遐想空间。
“你们太无耻了!”托尼怒吼道,“为了我,你们对我周围的人都干了什么?!”
“哇哦哇哦,”福瑞挥挥手打断他,“斯塔克,我们现在讨论的是你的问题,你的行为已经很严重的威胁到了国家安全,我们对你采取一定的监视手段是必须的,不要以为世界是围绕着你转的,我也不想看到你这张脸好吗?!还有,对于你中毒的情况,我们会提出一定的帮助。所以,在没有什么实质的有用的信息时,请闭上你那张嘴!”
福瑞滔滔不绝的怒吼把托尼镇住了,而且他们提供的帮助,那个二氧化锂确实挺有效,虽然是暂时性的。

在别墅,也可以说是变成废墟那一层,托尼见到了比较熟悉的神盾特工考森探长。福瑞先是交代了上次袭击托尼的人的身份,然后在和托尼一番长谈后,放下一个标着“霍华德斯塔克”的大箱子就离开了。随后娜塔莎在托尼的怒视下也离开了。托尼想到考森探长的温和有礼也许是个突破口后,就提出了让其买咖啡的要求,想支开对方的监视,但对方一改往日的风格,虽然面带微笑,但那个微笑怎么看怎么都是咬着牙根挤出来的。
“这不是我的职责,福瑞长官命令我用任何手段让你留在这,如果你想离开或者耍什么花招的话,”探长的眼神锐利了起来,“我会用电击棒把你电昏,然后边看电视边看你在地上流口水,你明白了吗?!”
“我明白了!”托尼回答的从未如此迅速过,心里暗想:有什么样的上司就有什么样的下属!

托尼在地下工作间看了霍华德留下的那段从未播放过的资料影像,意外的在影像的最后看到了霍华德留给他的话,那是霍华德留给他的未来之匙。

在跟探长解释后和在福瑞的同意下,托尼风驰电掣的开车驶向公司。他现在的状态很好 ,黑斑已经退化到了胸口,他现在有时间,就有很多问题要解决。在有了二氧化锂的缓解治疗后,托尼有信心能够找到解决钯中毒的方法。
托尼在生日那天搞砸了一切,因为那个吻。托尼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抚摸着自己的嘴唇,对,重点不是那个吻的感觉是多么好、多么热辣,是他搞砸了一切。当他和史蒂文在把手伸进对方衣服里到处抚摸的时候,他们的舌头在彼此的口腔里也做着同样的动作,而一声惊叫打断了他们,小辣椒惨白的脸色和颤抖的嘴唇像一把刀扎进了托尼的心。 小辣椒什么也没说头也不回的走了,随后史蒂文说了声抱歉也沉默着离开了他,只剩下托尼傻愣愣的呆在那,接下来就是他喝了不计其数的酒,穿上了钢铁战甲,胡作非为,被最好的朋友狠狠的揍了一顿,毁了一层别墅作为生日派对的结尾。
托尼拿着一盒在路上买的草莓走进自己的公司,在CEO办公室见到了小辣椒。
“嗨,”托尼晃晃手里的草莓,脸上挂着招牌笑容,“我们谈谈?”
小辣椒严肃的看着他,然后目光转移到他手上的草莓。
托尼主动坐到了小辣椒的对面,把草莓放在了桌子上,“送你的。”
小辣椒冷冷的看着草莓,然后专注的看着托尼,仿佛在研究他的脸皮厚度。
托尼的笑容撑不住了,“小辣椒,我,对不起......”
“什么也别说了。”小辣椒打断了托尼的话,“我受够你了,托尼,我们分手!”
托尼惊讶的抬起头,“不,小辣椒,你听我解释...”
小辣椒翘起腿,双手环胸,再次打断了他的话,“解释?你想跟我解释的意思是不是意味着你要跟史蒂文断绝关系,然后继续跟我交往?”
托尼回避了小辣椒目光,诺诺说不出话来。
“我跟史蒂文谈过了,”小辣椒的话让托尼震惊的抬起了头,“他提出了辞职,我同意了。”
托尼激动的站了起来,瞪大眼睛看着小辣椒,仿佛她说的是某种外星语言。
小辣椒也站了起来,“他不会再出现了,托尼,你不用烦恼了,我还会继续管理你的公司。”
托尼知道自己不应该责备小辣椒,她才是这个事件的受害者,但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你让他走了?!”
小辣椒定定的看着他,“你真该看看现在你的表情,托尼。”
小辣椒叹了口气,悲伤的说:“我还是那么爱你,托尼,在你做出这些该死的事后我竟然还爱你。”
“我也爱你。”托尼真诚的说。
小辣椒摇摇头,“不,托尼,那不是爱情,你还记得我对草莓过敏吗?”
托尼茫然的看看她,再看看桌上鲜艳的草莓,他是真的没有印象小辣椒在什么时候跟他提过草莓过敏的事。托尼想起自己买草莓的原因,那是某次晚餐的时候,史蒂文做了水果沙拉,而当时托尼敏锐的注意到史蒂文把沙拉里的草莓一个个的摘出来吃,表情还很享受,托尼开玩笑的叫他草莓小姐,而史蒂文也笑着承认他很喜欢吃草莓。托尼现在还记得当时史蒂文开心的笑容,和他嘴唇上红红的果汁。
“托尼,”小辣椒走到了他的身边,“我刚才是骗你的,史蒂文没有走,我不甘心,想赌一把。”
托尼惊喜的抬起头,小辣椒看着这个自己深深爱过的男人,可是这个男人的心已经不在她那里了,或者说从未在过。
“你要感激我没有扇你几个巴掌,我现在还要去瑞士开会,回来后我们再好好谈谈,好吗?”
托尼感激的握着她的手,他知道自己欠这个女人太多太多。

托尼带着霍华德留下的未来之匙的模型和那些草莓回到了别墅,出乎他意料的是,史蒂文站在那里。
“真惨,不是吗?”史蒂文背对着他,站在满地残骸上看着波澜壮阔的大海。
托尼偷笑着走到他的身边,“是啊。”
史蒂文仍然没有看他,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大海,“你知道我有多爱你的厨房吗?”
托尼大大的裂开嘴笑了,靠在他的身上,“哦?在这里你就只爱我的厨房?没有别的值得爱的?”
史蒂文伸出胳膊搂住他的腰,“嗯,也不能这么说,确实还有个值得我喜爱的。”
“是什么?”托尼在史蒂文的怀里扭动着,一双手不老实的摸来摸去。
“当然是贾维斯。”
“谢谢你的厚爱,罗杰斯先生,但恐怕因为这个原因,先生会对我进行人道毁灭。”
“闭嘴,贾维斯!”托尼不爽的挣脱了史蒂文的怀抱。
史蒂文笑了起来,拉过别扭的托尼仔细看着他,发现他的面色好看多了,而且脖子上的黑斑也消失了,看来科研组研究出的药剂确实管用。
“我去见小辣椒了,”托尼注视着那双自己为之着迷的蓝眸坦白道。
史蒂文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知道小辣椒会对托尼说什么。小辣椒没有怪罪史蒂文,甚至到最后哭着要求史蒂文好好照顾托尼,面对这么一个好女人,这么爱着托尼的一个女人,史蒂文感到了从未有过的罪恶感,是他的出现拆散了这对本应该美满的情侣,他欺骗了他们所有人,他想离开,他放弃了任务,他提出了辞职,但小辣椒没有允许,说这是他欠托尼和她的。
“我知道,我跟她谈过了。”史蒂文接口道,语气有些沉重。
托尼拍拍他僵硬的肩膀,“别这样,史蒂文,我们都欠她很多,她是个难得的好女人,我配不上她,她会找到自己的幸福的。”
史蒂文点点头,他轻轻的拥抱着托尼,把脸埋在他的头发里,他希望他们都能得到幸福,但他们本应得到的幸福已经被自己破坏了。
“嘿,我买了你爱吃的草莓。”

“你真的是个天才,托尼。”史蒂文真诚的赞美着,托尼刚刚创造出了一个新的元素来代替给他身体带来毒害的钯元素。
托尼挂上洋洋得意的笑容,如果有尾巴的话,肯定早就翘上天了。
“那当然了,你不应该如此惊讶,我可是世界早已公认的天才。”
“但是对建筑的破坏也太大了吧,我陪你在别墅里砸了多少个洞,而且还毁坏了大半个工作间,这个别墅需要重建吗?我感觉它离报废不远了。”
托尼的尾巴掉了下来。
别墅的重建工程马上如火如荼的展开并顺利竣工。

夜晚
“今晚你别走了,史蒂文。”托尼有些无语的看着每天准时离开的史蒂文。
“为什么?”史蒂文疑惑的看着托尼,穿外套的姿势暂停了,而随后他很快的想到了什么而脸红了。“哦,不,托尼,你也忙了一天了,好好休息吧。我走了。”
托尼维持着伸手想要抓住他的动作,而史蒂文早就飞速的穿好了外套,几乎是跑着离开了别墅,仿佛这里有什么怪兽要吃了他一样。
“我没有吸引力了?”托尼喃喃自语,摸了摸自己的脸。

托尼败给史蒂文了,是的,从不言败的托尼史塔克承认他败给了那个令他神魂颠倒的金发碧眼男。
托尼从没有见过交往超过一周还从未上过床的情况,而且如果算上他们认识的时间要有一个月了。无论在他的明示暗示下,史蒂文都坚守自己的贞操,决不让托尼越雷池一步。托尼很苦恼。
“托尼,吃饭了。”史蒂文进入车间唤回了神游的托尼。事实上,史蒂文现在拥有了进入所有房间的权限,他本可以叫贾维斯来通知托尼的,但他还是喜欢亲力亲为。
托尼放下手里的工作,“做了什么好吃的?”
史蒂文神秘一笑,“你上来就知道了。”
托尼挑起眉毛,觉得史蒂文这种表情很是性感,所以在上楼的过程中,一直紧紧盯着前面史蒂文运动的臀部以求慰藉。
“哦,汉堡。”托尼急急的抓了起来塞进嘴里,“哇哦,太好吃了。你打败了汉堡王哦,史蒂文。”
史蒂文看他吃的开心,自己也就很开心,“你喜欢就好。”

别墅大厅里灯光昏暗,贾维斯很贴心的播放着缓慢美好的轻音乐。
史蒂文很无奈,他现在对托尼的‘超能力’有了一定的认知。他们本来在浪漫的跳舞,谁来告诉他,他们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托尼压着他坐倒在沙发上,而且他的舌头在史蒂文的嘴里,双手也在史蒂文的大腿上来回抚摸着。
“嗯”托尼不满的结束了亲吻,责怪的看着史蒂文,“你很不专心啊,史蒂文,想什么了?”
史蒂文双手扶上了托尼的腰肢,感受着手底下紧实的肌肉。
“托尼,我该走了,很晚了。”
托尼沮丧的挣脱了史蒂文的手,“史蒂文,我想我们需要谈一谈!”
史蒂文咽了口口水,他能猜到托尼想谈什么。
“你是有什么问题吗?史蒂文,心理问题?身体问题?我TMD就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再的拒绝我,还是你,”托尼挫败的耙耙头发,露出受伤的表情。“你觉得我没有吸引力?”
史蒂文叹口气,他无法解释,是的,他无法说出他一直对他们的愧疚,他无法解释任务就快结束了而他就要发疯了,他无法告诉托尼他多么想要拥抱他,他无法告诉他们真相。也许就像托尼说的,他真的是个懦夫。
“对不起,托尼,不是你的问题,是我的问题。”
托尼关切的走了过来,“是身体的原因吗?”托尼安慰的把手放在他的手上,“没关系,我会找最好的医生给你治病,史蒂文。”
史蒂文看着托尼那张洋溢着爱意的脸下意识的点点头。

“所以说,你跟他说你身体有隐疾?!”娜塔莎手里的苹果掉到了地上,慢慢滚到了史蒂文的脚边。
“是的,我知道这不是一个好理由。”史蒂芬烦躁的搓着手。
娜塔莎头疼般的用手按住额头,“队长,你知道吗?我觉得斯塔克的傻气已经全部传给你了。”
史蒂文羞愧的低下了,“我该怎么办?”
“如果你真的在乎他,告诉他真相,队长。”娜塔莎说出了史蒂文心中一直不敢面对的 


现实是,机会总是稍纵即逝,计划总也赶不上变化。
贾斯汀汉默举办了自己的展示会,神盾局得到消息越狱的‘丧鞭’会在会场出现,而很快又有更坏的消息传来,托尼最好的朋友吉姆连同托尼送给他的钢铁战甲一起被绑架了。
“队长,准备好了吗?”娜塔莎穿着紧身衣,正在检查身上配备的武器。
“准备好了。”史蒂文穿上了神盾配备的星条旗制服,手持盾牌,“这次你的任务是去保护斯塔克集团的CEO,会场里已经安插了神盾的特工,他们会配合你。”
“没问题,队长。”娜塔莎笑了笑,“你对斯塔克说了吗?”
史蒂文身体僵硬了一下,“没有。”

斯塔克别墅 地下工作间
“贾维斯,搜索美国最好的男性医学专家,我要给史蒂文找个最好的医生。”托尼兴奋的在电脑前走来走去。
“是的,先生。”不知道是不是托尼的错觉,贾维斯的声音里好像充斥着无可奈何。
“先生,搜索完成,我认为这五位专家都很适合给罗杰斯先生诊断。”
“让我看看,”托尼坐到电脑桌前,“这个不行,这个女人很可能会趁机对史蒂文上下其手。这个也不行,这个男人一看就是Gay好么?!这个也不行,长得太丑了,会给史蒂文造成心理创伤,要知道他可要诊断史蒂文的那个部位。说到那个部位,连我还都没碰过,为什么要让他们先去碰啊?!!!”
贾维斯无视癫狂状态的托尼,直到‘丧鞭’的电话打过了进来。

托尼用上了新创造出的元素启动了钢铁战甲,在神盾特工们的帮助下,成功的抓捕了贾斯汀汉默,‘丧鞭’也自爆身亡。

吉姆很尴尬的站着。他和托尼加上一位特工人员刚刚解决了‘丧鞭’和众多战甲。而现在,托尼和那位穿着星条旗的特工正在僵持着。
“摘下你的面具,特工。”吉姆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得了战后创伤,托尼的语气里充满了他从未听过的杀意。
“摘下你的面具!”吉姆翻翻白眼,托尼一向没有耐性。
星条旗特工僵硬着身子,慢慢放下了手里盾牌。
“托尼,别这样。”哦,看来是老相识!
“别叫我,你这个骗子,你原来,”托尼打开了面板,“你原来跟那个女骗子是一伙的!”吉姆从没见过托尼这么激动过。(远处,娜塔莎从耳机里听到托尼对她的称谓,暗想下次该怎么捉弄他。)
“不,托尼,听我解释!”喂,他这种状态怎么听得进去你的解释啊。
“不,史蒂文,不管你叫不叫这个名字,我不想再见到你!”托尼收起面板,腾空飞走了。
“托尼。”史蒂文感到无力的跪倒在地,伤心自责的难以言喻。
“嗨,”吉姆走了过来,史蒂文突然意识到吉姆的存在,很是尴尬的站了起来。
“嗨,哥们,”吉姆走过来拍拍他的肩,“我不知道你和托尼有什么纠葛,但我有个建议,你最好到他家去跟他好好解决这件事,好吗?”‘如果你们没有解决好,谁知道以后他会怎么骚扰折磨我。’
“谢谢你,上校。”特工跟他道谢,吉姆客气的说着不客气。

“托尼!”史蒂文跑进了托尼的别墅。他慌乱的换好西装,夺了一部神盾的车就飞车赶了过来。
“罗杰斯先生,先生在卧室里。”贾维斯的声音透着敌意。
“对不起,贾维斯,还有谢谢你让我进来。”史蒂文一边上楼一边说着。
“你对不起的不是我,罗杰斯先生,而且是先生让你进来的。”
“好吧。”史蒂文有预感,今晚不会容易过去。
“托尼?”史蒂文推开卧室的门,看见卧室床上隆起的一大团。
“托尼,对不起,我一直瞒着你,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你和小辣椒恨我是应该的,但请让我把话说完好吗?请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史蒂文一边慢慢走向床上大团,一边慢慢说着:“我是神盾的特工,跟娜塔莎是同事关系,我刚开始接近你是为了监视你,神盾局一直负责监视所有可能威胁到国家安全的人,而你,钢铁人,就是我们的目标之一。”
史蒂文缓缓坐在床边,没太敢靠近托尼。“我在第一次进你工作间的时候,偷走了报废的钯元素的废渣。”大团动了动,又停下了。“神盾局的科研部门根据这个研究了二氧化锂作为缓解剂,我很高兴那些能帮助你。”
“哼!”
“托尼,我是真的爱上了你,我对你和小辣椒很愧疚,我拆散了你们,我,”史蒂文的声音有些哽咽,“我是个罪人,托尼,我下半生都会受尽良心的谴责,我如果能做些什么,让你们能够好受些,你们可以折磨我打我。”
“你这个大笨蛋,谁要打你了!”托尼从被子团中跳了出来,恶狠狠的看着史蒂文,而眼睛通红,脸上还挂着泪痕的史蒂文大大的击中了托尼的心脏。
“你别想让我原谅你,你这个骗子!”托尼扭过去不再看他。
史蒂文知道这是自己应得的,他想伸手摸摸托尼的肩膀,但他知道自己再也没有这个资格了。
“嘿,队长,你听得见吗?”娜塔莎的声音从耳机里面传了出来,史蒂文这才想起自己一直忘了关联络器,这也就表示刚才所说的话被所有参与的特工听见了,史蒂文真是羞愧的想死。对,死也许是这件事最好的解脱。托尼他们也许就不会那么恨自己了吧。
史蒂文猛地站了起来,大踏步向阳台走去。
“嘿!你要干什么?!”托尼被史蒂芬的突然动作吓了一跳,然后看对方一副英勇赴义的样子,感觉到事情不对。
“托尼,对不起,我只能这样对你道歉,希望你和小辣椒能重归于好。”史蒂文一边悲伤的说着,一边就要跨过栏杆跳下去。
“史蒂文,住手!”托尼一个箭步冲上去,狠狠抱住了对方的腰,“你这个傻瓜,你这么做,只会让我更恨你。”
“不,托尼,让我去吧,这是我赎罪的唯一方式。”
“队长,我想说明一下,”娜塔莎凉凉的声音传来,“你的那番激情表白只有我一个人听到,事实上,这个频道只有你我在用。还有,斯塔克才舍不得你死呢,你别做傻事。另外,我的建议,最好的赎罪方式是赶紧把他扑倒在床上,用我给你传的视频里的方式好好的办了他。好了队长,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OVER。”
史蒂文脸红透了,因为他想起来娜塔莎在知道他和托尼交往后传给他的N部男男激情动作片。
“托尼。”史蒂文停止了挣扎,看着还在用力抱着他的托尼。
“嗯?”托尼疑惑的看着突然浑身通红的史蒂文。
“原谅我。”史蒂文突然公主抱,抱起了托尼。
“喂,你想干什么?你想把我扔下去杀人灭口?!你这个人面兽心的混蛋!”
史蒂文没有理会托尼的挣扎和言语攻击,直接抱着他走进卧室,把他扔到床上。
在弹性绝佳的床垫上晕乎乎的弹起几次后,托尼有些明白现在的处境了。
“不是我想到那样吧?”
史蒂文以行动回答,他开始脱衣服。
“MD,不是吧?这不是真的吧?”托尼不可置信的看着正在脱裤子的史蒂文,目光在暴露出来的完美身材上流连忘返。
“托尼,”史蒂文脱的只剩内裤,“原谅我”说完就扑了上去。

早上
史蒂文是被一双到处乱摸的手给骚扰醒的。
“托尼?”史蒂文睁开眼,就看到托尼一脸的坏笑,一双大眼光芒四射的看着他。
“早啊,大兵,”托尼凑过来吻了吻他,在发展成深吻前又退了回去,“昨晚很勇猛啊。”
史蒂文脸红了,他想起昨晚他把托尼翻来覆去的折腾了个够,当然,这不能怪他,因为托尼完全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亏了血清的力量他这个新手才能坚持到最后。
“现在知道不好意思了?”托尼坏笑的用手从史蒂文的胸肌开始色情的慢慢的往下摸去,“亏了我还在网上给你找医生,想治疗你的隐疾,没想到啊,你勇猛的让我现在整个下半身都失去知觉了。”
史蒂文紧紧捉住了那只作怪的手,“托尼,你没事吧?我昨天是第一次,我没弄伤你吧?”
托尼狠狠的抽回手,用力的倒回床上,“哼,第一次?骗谁啊?你这个骗子,以为我还会相信你?”
史蒂文沮丧的闭上眼,是啊,托尼不会再相信他了。
“你说要赎罪?请求我和小辣椒原谅你?”托尼嚣张跋扈的问着。
“是的。”史蒂文坐了起来,完全没注意自己是全裸的,所以也就是说床单顺应着地心引力只是稀疏的搭在了他的下半身上,现在他满是抓痕和吻痕的上半身和半个臀部都露在了外面。
托尼眯起眼看着眼前的美景,虽然下半身的疼痛依旧,他仍是有些克制不住扑上去的欲望。
“好吧,我的要求是:你要一辈子做我的保镖!”
史蒂文为难的皱起了眉头。
“什么?!你竟然不愿意?!”托尼激动地坐了起来,结果碰到痛处不由得哇哇大叫。
“天啊,托尼,你没事吧?”史蒂文紧张的去扶他。
“混蛋!”托尼最恨向别人示弱,“你问问你的大家伙我有没有事吧?!”
史蒂文再次尴尬的红了脸,“我不是不答应你,只是我是神盾的特工人员,我不能抛下我的工作。”
“你可以辞职的嘛,难道斯塔克公司付不起你的工资?你给我按摩按摩,后背疼死了。”
史蒂文开始一边给托尼按摩后背,一边讲神盾工作的重要性。
“好了,我不想听了,我饿了,去给我做饭!”托尼开始颐指气使的指使史蒂文。
而史蒂文正盯着因托尼激烈的动作而裸露出来的那一对堪称完美的臀瓣愣神。
“OMG!”小辣椒的尖叫声从门口传了过来。
托尼和史蒂文连忙用床单裹住自己。
“为什么我总是看到这种画面?!”小辣椒一边捂着眼,一边尖叫着,“你,托尼斯塔克,你马上跟我去公司处理文件!”
“贾维斯,你为什么没有通知我?!”托尼恼羞成怒的吼着。
“对不起,先生,难道您忘了在昨晚我想阻止您的第四次交媾,阐述那将会对您的身体造成很大的负担时,您让我静音的事情了?”
小辣椒尖叫着‘我不想听见这些’的离开了别墅。
而史蒂文再次像煮熟那样红透了。
“嗨,”托尼奸笑的捅捅史蒂文,“现在才不好意思是不是晚了点?”
史蒂文对托尼的没下限程度和脸皮厚度再次有了新的认知。

“什么,我不够资格加入神盾?!”托尼不可置信的看着黑着脸的福瑞,好吧,他的脸不管啥表情都是黑色的。
福瑞叹口气,直接把一个文件夹递给他,“这是考森探长给你做的评估。你自己看吧。”
托尼看着文件,“斯塔克容易做出冲动的行为?嘿,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吧。”
福瑞无语的看着他,用眼神示意他看下去,“斯塔克有自我毁灭的倾向?那时我生病了,难道人们得了绝症时不都这样吗?而现在这绝对是不可能的,我和我男友还没亲热够呢!”
福瑞忍耐的闭闭眼睛,显然是在控制自己的暴力倾向。
“典型的自恋狂?”托尼看着福瑞那副‘看你怎么否认’的表情,耸耸肩,“好吧,这个我承认。”
“哦,评估的结果是:钢铁人 合格。”托尼一副沾沾自喜的模样。
“请看下去,斯塔克。底下还有一行。”福瑞有些无力的说。
托尼眯起眼,果然,底下还有一行,“托尼斯塔克 不合格?!这TMD是什么意思,我是说钢铁人跟我是一体的,难道你让我每次行动都跟角色扮演一样?听着福瑞,我承认我以前是不太,好吧,是很不像样子,但现在,我开始认真工作,有规律的饮食,还有贴心的男友,稳定的关系,我完全可以胜任神盾的特工工作!”
“听着,斯塔克,目前你只适合顾问的工作和技术支持,好吗?!”
托尼深呼吸几次,提醒自己这是史蒂文的上级,如果跟他发生暴力事件,史蒂文会很生气,而史蒂文生气就意味着好几天会没有好吃的饭菜和必然会存在的孤枕难眠的夜晚。
“好吧,听着福瑞,”托尼站了起来,把文件夹狠狠拍在桌子上,拽拽的说着:“你们请不起我!”
福瑞看着托尼那即将离去的身影,突然开口了,“你知道斯塔克,史蒂文是我最好的队员。”托尼果然停住了脚步,同时有种被人抓住把柄的预感。
“他每次都能快速成功的解决任务,你是个特例,”福瑞坐回到椅子上,“你是他的第一次‘失误’。”
托尼回头炫耀的说:“我是他所有的第一次。”
福瑞翻翻白眼,很明显后悔明白了托尼的话中深意,“听我把话说完,斯塔克,我决定把史蒂文派到意大利去执行长期任务。”
托尼像是被打了一拳似的愣住了,然后狠狠的瞪着福瑞,而福瑞则是以胜利者的姿态表示‘我是老大都点听我的。’

“所以,你答应了?”史蒂文高兴的抱紧托尼,在他的头上吻了吻。
“哼,还不是为了你!”托尼抬头对上史蒂文的眼眸,“你说你怎么补偿我?”
史蒂文用力的抱紧托尼,“谢谢你,托尼,谢谢你。”
“口头感谢可以停止了,我要你行动上的感谢!”托尼在那对丰满的胸肌里闷闷的说着。
“你想吃什么?”史蒂文笑容满面的看着他,“或者想去哪里玩?”
托尼奸笑起来,“呵呵,还是这么单纯,可爱的史蒂文。”
史蒂文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托尼用手在史蒂文的胸肌上色情的抚摸着,“我要你陪我在床上呆上一周,怎么样?”
史蒂文捉住那只作怪的手,认真关切的问:“托尼,你的腰好了吗?”
托尼有些尴尬的挣开他,“我年轻力壮早好了,这次不管你找什么借口,我要你好好补偿我。”
史蒂文再次公主抱的抱起了他,而这次托尼把胳膊紧紧的搂在他的脖子上。
“遵命,boss。”

END

评论(1)

热度(32)

  1. always keep the fait忧郁柠檬日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