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郁柠檬日记

【kingsman】欲望秘密 1 (蛋哈,蛋all,OOC,慎入)

提前说明:本文虽然是蛋哈结局,但会写蛋西和几个骑士是炮友的关系,尽管不会细致描写啪啪啪,不会有肉,但不能接受者,请慎入,请慎入,请慎入(重要的事说三次)

 

 

 

 

 

 

 

 

 

 

 

 

 

 

 

简介:哈苏终于从长眠中醒来,他想象过回到金世曼,会看到什么样的情况:优秀的蛋西继承了他的称号,拯救了世界,成为了一名优秀的特工,和别的骑士们相处融洽,合作愉快,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

 

哈瑞哈特因为瓦伦丁的阴谋,头部中了一枪,在医院昏迷了一年之后,奇迹的醒来。当他醒来,他想到的第一个人是艾格西,他答应了艾格西回来后跟他接着谈,但不得已的他失信了。

哈瑞很快见到闻讯赶来的艾格西,艾格西穿着金世曼特工专属的高定西装,戴着眼镜,现在他的外貌和举止完全符合哈瑞心中的绅士形象。

“哈瑞,你醒了。”艾格西努力控制激动的情绪,但泛红的眼角出卖了他,他快步走到床边不自然的刹住脚步,他克制住拥抱躺在床上,形销骨立的哈瑞的欲望。

哈瑞对艾格西的举止感到有些惊讶,事实上,他已经做好被艾格西扑倒拥抱的准备了,但艾格西微微颤抖的身体和紧握的拳头,眼睛里充沛的激动之情还是让他心里温暖。

哈瑞向艾格西微笑,“不给死里逃生的朋友一个拥抱吗?”哈瑞主动张开怀抱,艾格西楞了一下,但很快就扑上去紧紧抱住哈瑞,把头紧紧压在他的肩膀上。

“哈瑞。”艾格西的声音有些颤抖,哈瑞感到肩膀传来的湿热感,他心中为此而柔软,他温柔的抚摸艾格西的头发,不在意艾格西的紧拥弄得自己很痛,他只想好好安抚艾格西。

还在考虑再说点什么的哈瑞被敲门声打断了思路,而艾格西也飞速放开了哈瑞,整理衣服和发型。

梅林很有礼貌的走了进来,“加拉哈德,哈瑞。”

哈瑞用了几秒钟反应过来,梅林口中的加拉哈德叫的不是自己,而是艾格西。

“梅林。”艾格西和梅林打了声招呼,梅林向他点点头,哈瑞仿佛在梅林的脸上看到一丝微笑。

“哈瑞,你终于醒了。”梅林还是那张扑克脸,拿着他最爱的平板,“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哈瑞礼貌的微笑回应:“我很好,梅林,我想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出院。”

艾格西替梅林回答了他:“你还要在医院观察两天才能出院。我们在金世曼等着你,哈瑞。”

哈瑞在艾格西的眼神中看到浓浓的期待和希望,哈瑞也很期待早些出院,早些回家,早些走进金世曼,早些再次开始特工的生活,和艾格西。

 

在医院接受检查的两天里,艾格西一直陪着他,哈瑞对此表示完全没有必要,但被青年如此重视也让他心里温暖不已,

哈瑞很自然的享受着青年的体贴周到的服务,而艾格西完全绅士化的举动在让他满意的同时又有点小小的失落,他失落在他昏迷的一年里,青年在没有他帮助、参与的过程中已经完全成长为一名合格的金世曼绅士。

两天很快就过去了,艾格西开车接哈瑞回到家,现在是他们两个人的家了,艾格西并不想搬出去找新房子,所以在哈瑞的应允下,艾格西可以留在他的房子里居住。

哈瑞看着房子中丝毫没有变化的装潢摆设,他最爱的蝴蝶标本仍在墙上挂着,他喜爱的美酒也在酒柜里摆放着,除了书房里的报纸都被取了下来。

“我把他们折叠存放好了,如果你想挂回来?”艾格西小心翼翼的问,他怕哈瑞为此而生气。

哈瑞叹了口气,他温和的微笑着,“不,艾格西,现在这是你的书房。”哈瑞明白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他是不可能再出外勤的,子弹损伤了他的大脑,虽然目前看没有后遗症,没有肢体障碍,但医生也说,这很可能是个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以某种病症爆发出来。

哈瑞没有不满足,他想这恐怕是比较完美的退休生活了,除了头上有道伤疤,他还是以前那个风度翩翩,身手敏捷的英伦绅士。

然而,哈瑞的退休生活只维持了一周,经过骑士们开会讨论决定,他们一致认为哈瑞是继任亚瑟的最佳人选。

哈瑞没有推却,他考虑了一下就答应了,他重返金世曼,和艾格西一起工作,这让他的生活再次充实快乐起来。

而哈瑞很快就发现了,艾格西,和骑士们的蛛丝马迹。

 

哈瑞从未往那方面想过,他一直这样相信着:优秀的艾格西会认识某个命中女孩,而且很有可能是在某次任务中认识的,这是金世曼特工特有的浪漫,然后艾格西和女孩陷入热恋,他会以过来人的身份,指导帮助艾格西,直到艾格西结婚生子幸福美满。

在哈瑞的认知中,艾格西是个直男,从他的档案调查看,他有过交往的都是女孩子。

所以当哈瑞从那些细微末节、蛛丝马迹中嗅到不一样的味道时,他一开始真的没有多想,但他也是金世曼的顶级特工,察言观色,分析推理是他的强项,如果知道醒来会面对这些事情,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愿意醒来。

 

一开始,是帕西瓦尔。

帕西瓦尔是哈瑞的老同事之一,这位坐在他对面,一直不拘言笑的特工,哈瑞从未把他放在心上,他们的关系很一般,偶尔的合作也让哈瑞见识到这位优秀特工雷厉风行干净利落的办事风格,而不爱说话不爱交际也是他的一大特色。哈瑞也不是话唠,所以他们的合作还是蛮愉快的。

哈瑞的回忆到此为止,他开始想昨晚在艾格西身上闻到的味道,这才是起因。

艾格西做完晚饭就出去了,说是跟朋友有约,哈瑞知道艾格西有几个死党,想来年轻人的夜生活总是丰富多彩,所以他只温柔的嘱咐他早点回家注意安全,然后哈瑞感到有点奇怪的目送艾格西没有穿着他最爱的休闲服装,而是穿着高定西装出去了,‘也许他们是去很高档的地方玩吧。’哈瑞这样想着。

艾格西是在快到零点的时候回来的,哈瑞因为睡不着正在客厅看书,他发现艾格西神态微微疲倦,但衣着却没有年轻人玩闹后的凌乱。

“哈瑞,你还没睡?”艾格西有些吃惊,如果哈瑞没有看错,好像还有一丝的心虚。

哈瑞放下书,“我睡不着,怎么样?玩的愉快?”

艾格西避开哈瑞的视线,点了点头,“我去给你热杯牛奶吧,这样有助于睡眠。”

哈瑞因为艾格西的贴心而面露微笑,他站起身,“我自己来吧,你也累了,去睡吧。”

艾格西没有坚持,道了声晚安,然而,在和艾格西擦身而过的时候,哈瑞在艾格西的身上闻到了某种味道,某种很特殊的香水的味道。

‘帕西瓦尔,’哈瑞想,‘那是帕西瓦尔私人调制的特殊香水味道。’

哈瑞走到冰箱前,打开冰箱门,看着冰箱里艾格西采购回来的东西发呆,他想:那个味道虽然很细微,但自己不可能闻错,那个清冷的味道,他不止一次在帕西瓦尔的身上闻到,他不是八卦的人,但因为味道特殊,他请教过帕西瓦尔那是什么香水,帕西瓦尔很冷淡的回答他香水是找专业人士特殊调配的,哈瑞知道后也没放在心上,只是那个味道太特殊了,让他很难忘掉。

哈瑞拿出牛奶,打开盖子,‘那艾格西是怎么沾染上那个味道?他说的朋友,是指帕西瓦尔?’

这个问题困扰着哈瑞,他的理智告诉他,忘掉这个,这个无关紧要,但他的感性部分却对此紧抓不放。

 

转天哈瑞不露声色的特别留意帕西瓦尔和蛋西的互动,但他们就跟普通同事一样,或者还不如普通同事,他们几乎毫无交流,不止是肢体上的,甚至是语言上的,这就让艾格西身上的香水味愈发显得扑朔迷离。

TBC

评论(1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