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郁柠檬日记

【kingsman】欲望秘密5(蛋哈,蛋all,OOC,慎入)

此章微蛋帕,介意者慎入

 

 

 

因为任务紧急又棘手,艾格西和帕西瓦尔费了不少周折和时间才解决,艾格西的胳膊也在任务中受了枪伤,此刻他躺在回程的飞机上,有些昏昏欲睡,但想到再过几个小时就能见到哈瑞,艾格西面带微笑的闭眼假寐,他琢磨着见到哈瑞后能借着自己受伤讨到哪些好处,现在他还摸不清哈瑞的底线。

“加拉哈德。”帕西瓦尔突然出声打断了艾格西的假寐。

艾格西对帕西瓦尔这位前辈还是有些敬畏的,他礼貌的撑起起身,端正坐姿,礼貌的问这位冷面骑士,“有事吗?”

“鉴于接下来我要做的事,我想先问你,你在和亚瑟交往吗?”帕西瓦尔若无其事的问着,他无视艾格西的尴尬和吃惊,仿佛他询问的不是艾格西和亚瑟的感情生活,而只是在谈论伦敦的天气。

“呃,不”艾格西不自在的摸摸头,“你怎么会这么想?我,我和亚瑟…”说到和哈瑞的关系,艾格西心塞塞的停了下来。

帕西瓦尔得到想要的答案,他优雅的站起身,锁上了机舱的门,然后一边脱下整齐的西装外套,一边向艾格西走来。

艾格西看到帕西瓦尔这万分熟悉的暗示性举动,马上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他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如果放在以前,他自然毫不在乎的主动宽衣解带,迎上这位多少有些性冷淡的前辈,跟他翻云覆雨,满足彼此的生理欲望。

但现在他却没这个心情,他想找个理由拒绝。

帕西瓦尔无视艾格西那张纠结着的、皱巴巴的英俊脸庞,低声说:“回到伦敦后,亚瑟恐怕不会再把你放出来了,”他动作优雅,极具诱惑性的跨坐在艾格西的大腿上,“既然你们没有在交往,我也不想面对亚瑟的黑脸,那我们就把握机会吧。”

艾格西为难的看着坐在自己身上的骑士,对方成熟英俊的脸上如常的没什么表情,一双修长的手轻轻的放在自己的肩膀上。这双手前几个小时还拿着狙击枪弹无虚发的解决掉追击他的敌人,完美掩护了胳膊受伤的他。

帕西瓦尔瞟了眼旁边桌上艾格西放着的眼镜,他几不可查的挑了挑唇角,然后主动低下头吻上艾格西的唇。

其实他们很少接吻,帕西瓦尔不太喜欢这种交换口水的活动,他之所以和艾格西维持这种关系,是因为艾格西是个知情识趣,不粘人,有分寸又安全的标准型床伴,当然,艾格西的年轻英俊和器大活好也是超高的加分项。帕西瓦尔知道艾格西对亚瑟那暗搓搓的小心思,但个性冷淡,最不爱多管闲事的他自然不会对此有什么想法。只是最近亚瑟的动作是越来越明显了,虽然艾格西对于帕西瓦尔是可有可无的存在,但亚瑟的所作所为影响了他的工作任务和生活,这让冷面骑士还是有些不爽。

艾格西不理解这个突如其来的吻,他知道帕西瓦尔是个不爱接吻的人,他们的性爱一般都是快速而简洁,就像这位特工前辈的行事风格一样,从不腻腻歪歪,拖泥带水。

帕西瓦尔草草结束了这个完全没有回应的吻,难得温柔的说:“你胳膊受伤了,这次让我来吧。”

早有默契的艾格西了然这是要来帕西瓦尔最喜欢的乘骑位。

帕西瓦尔无视桌上的眼镜上那高频率闪烁的红点,他开始施展在金世曼里名列前茅的调情手段,早就摸清对方敏感带的他,没费什么功夫就让艾格西乖乖的躺在长沙发上,任他脱去彼此的衣服。

当帕西瓦尔的手刚摸到艾格西的裤子准备拉开裤链时,急促的内线电话铃声打断了他。

帕西瓦尔一点也不意外,他保持着坐在艾格西跨上的姿势,探身拿起了话筒,然后直接把话筒放到了艾格西的耳边。

“加拉哈德!”哈瑞严肃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吓的艾格西一个激灵,他想坐起来,但帕西瓦尔根本没有起身的意思。

“亚瑟?”艾格西紧张的差点要对着话筒敬礼了。

哈瑞的声音停顿了一下,只有掌控全局的梅林知道,坐在会议室里的亚瑟正黑着脸对着电脑屏幕运气呢,“加拉哈德,你先坐起来,我需要你马上跟我汇报一些这次任务的相关内容。”

艾格西不解的看看已经衣衫半露的帕西瓦尔,又指了指话筒,用口型表示:亚瑟怎么知道我们的姿势?

帕西瓦尔有点控制不住嘴角想要上扬的弧度,他淡定的指了指艾格西放在旁边桌子上,正对着他们的眼镜。

艾格西痛苦的用手捂住了脸,他又忘了关眼镜!

帕西瓦尔拿过艾格西手中的话筒放到自己耳边,“亚瑟,有什么事吗?”

哈瑞冰冷而严肃的声音从话筒那边传来,“帕西瓦尔,我找加拉哈德有些公事要办,请你从他‘受---伤’的身体上下来。”

帕西瓦尔挪动了一下身体,却不是要下来,反而是在艾格西的胯间暧昧的小幅度摩擦着。

“既然亚瑟如此关心加拉哈德的身体,那是不是等他好好休息一下,回到伦敦再跟你汇报工作呢?”

艾格西用没有受伤的那只胳膊支撑着身体,想坐起来,但帕西瓦尔又强势的把他推倒了。

“如果他真的能好好休息一晚的话,我不介意等他回来再报告任务。”

帕西瓦尔无视亚瑟从话筒里传达的言外之意,他貌似享受的在艾格西的身上摩擦着,“不如,我们问问加拉哈德,看他是想要跟我好好‘休息’一下,还是跟你汇报工作?”

艾格西紧张的抓过话筒,在帕西瓦尔玩味的目光中,有些心虚的对话筒那边的哈瑞快速说道:“我的伤没什么问题,我的意思是,我现在跟你汇报工作,亚瑟。”

哈瑞刚刚被悬起的心放了下来,“好吧,加拉哈德。”

帕西瓦尔无所谓的从艾格西身上下来,虽然从头到尾他都控制着事态的发展,也算好了这个结局,让亚瑟感到不爽的目的是达到了,但不得不说,自己的魅力被人无视,这让他的自信心也有点小伤。

一路上,艾格西和哈瑞煲起了电话,开始他们还在一本正经的谈着公事,慢慢的就开始谈天说地,开心闲聊起来。帕西瓦尔穿好了衣服,悠闲的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一边品着威士忌,一边静静的读书。

而前面的机长此刻是压力山大,因为破天荒的,最高上级亚瑟刚才也亲自联系了他,命令他加快速度赶回来,理由是加拉哈德受了伤,需要治疗,不得耽误。无辜的机长回忆起亚瑟那冷酷的声音就觉得这次任务艰巨,殊不知哈瑞只是私心想让艾格西赶快回来,减少他和帕西瓦尔的独处时间。

 

TBC

评论(12)

热度(20)